萌喵动漫,各种东方资源下载,二次元音乐,MIKU演唱会,动漫合集下载,同人本子,游戏,新番,里番……欢迎有爱的朋友常来
萌喵动漫
您当前所在位置:萌喵首页 > 轻小说 >

[同人文]海未「惨剧之馆」

来源:萌喵网         更新时间:2015-09-07 18:05          点击次数:
[同人文]海未「惨剧之馆」



此文也算是lovelive的SS中的一个杰作了,剧情内容相当不错,含恐怖及推理,而且作者脑洞也是挺大。按理说在LL方面恐怖类SS一般是不怎么受待见的,但这篇人气还真是不低,至少看过的人评价都挺不错。楼主本来也是只喜欢感动系SS,目前也是很喜欢这篇文的内容,主要是剧情很悬疑,人物塑造也很合理。所以这次打算向各位分享这篇文章,ll的小日常类甜文看的太多的不妨可以试试,另外各位也可以试试跟随文章内容进行自己的推理,如果有看过的请务必勿剧透~还有楼主渣翻,想要看原版的可以自行日本雅虎搜索。

最后红色级别预警:这不是演习,死亡flag注意,恐怖注意,角色崩坏注意,无法接受以上条件者建议勿观看!!!!!!


バ ァン!

花阳「不、不好了!!」

穗乃果「花阳ちゃん?」

凛「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那么慌张?」

花阳「え、えっと……那个……总、总之请看看这个!!」

希「手机怎么了?」

花阳「不、不是手机……是这个!」

真姬「邮件……?」

From:Unknown
Subject:无
内容:
羊驼即将死亡

真姬「……」

妮可「……」

绘里「……」

凛「不、不好了喵!」

花阳「我们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真姬「不用理它」

花阳「诶诶!?但是这样下去的话羊驼会死掉的!」

妮可「我说你啊……这条邮件不管怎么看都肯定是恶作剧吧!」

花阳「但、但是……」

妮可「没什么但是。无视掉它就好了无视」

穗乃果「嗯嗯、这件事很重要啊!」

小鸟「就是啊!如果羊驼先生死了的话我们会很伤心的!」

妮可「所以我不是说了那只是恶作剧吗!」

凛「妮可ちゃん说的话从来都不准喵—」

妮可「你说什么!?」

海未「……即使羊驼这件事只是个恶作剧、但是给花阳发这封邮件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吧」

绘里「是啊、作为恶作剧来说这一点也不好笑。被称作恶意行为也许更正确」

希「而且最近跟踪狂事件也变多了……各位要小心哦」

花阳「跟、跟踪狂!?」

希「也就是个别例子啦。没必要那么害怕哦」

绘里「但是各位不能放松警惕哦。尽可能地不要一个人单独回家」

凛「凛会每天和花阳亲一起回家的所以不要担心喵—」ギ ュ(紧抱)

花阳「凛、凛ちゃん……」

真姬「……我也会和你们一起结伴回家的所以放心好了」

花阳「真姬ちゃん也……」

花阳「……谢谢你们两个」

妮可「真是的……仅仅因为那种恶作剧邮件就这么大惊小怪」

绘里「不要那样说。如果等到事情发生了才开始警惕的话就太迟了对吧?」

妮可「虽然说确实是那样……」

希「嘛嘛、仅仅是三人能够开开心心结伴回家这点不也挺不错吗」

绘里「还是说、妮可也想加入她们的队伍?」

妮可「什っ、为什么那么说啊!」

绘里「开玩笑啦、开玩笑」

穗乃果「呐呐、海未ちゃん」

小鸟「我们有件事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海未「我拒绝」

穗乃果「诶诶!?为什么!?」

海未「反正、你一定是打算说、晚上我们来学校保护羊驼吧、对吧?」

穗乃果「唔……」

小鸟「あはは……」

海未「听好了、那封邮件正如妮可所说基本可以确定是一封恶作剧邮件。所以即使我们去了也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海未「还有我们可是学生会成员」

海未「如果我们深夜潜入学校这件事被别人知道了的话还怎样给其他学生作表率」

海未「除此之外、如果假设犯人真的来猎杀羊驼」

海未「那个时候你想要怎么做?难道打算和持有凶器的犯人决斗吗?」

穗乃果「唔……」

小鸟「不行……的吧……」

海未「如果听明白了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回家吧」

穗乃果「……海未ちゃん这个大坏蛋」

海未「……你刚刚说了什么?」ニコッ(微笑)

穗乃果「什、什么也没有说哦?」

绘里「好了、趁着天还没黑都赶快回家吧」

凛「花阳亲、真姬ちゃん!我们一起去吃拉面吧!」

真姬「绝对不行吧!」

希「ふふ、看起来大家都很开心呢」

妮可「像小孩子一样」

真姬「我才不想被妮可ちゃん那样说」

妮可「你说什么!?」

穗乃果「呐呐、我们也一起去——」

海未「我拒绝。会变胖的」

小鸟「海未ちゃん……不行……吗?」ウルウル(可怜地目光)

海未「唔っ……」

穗乃果「可以的吧?海未ちゃん!」

小鸟「海未ちゃん!」

海未「…………只、只有今天而已哦」

穗乃果「太棒了—!」

小鸟「太好了呢、穗乃果ちゃん!」

海未「吃完之后要马上回家哦?」

穗乃果·小鸟「好——」

————第二天

穗乃果「いや—、真好吃啊、昨天的泡芙」

小鸟「嗯、巧克力柔柔软软的好甜呢」

海未「……明明都说了要马上回家的、却因为这样那样的事待了两个多小时」

小鸟「……对不起啊、海未ちゃん……让你讨厌了吗……?」

海未「不、不是、并不是讨厌……」

穗乃果「就是啦!海未也开心地脸颊红通通的呢!」

海未「请、请把这些都忘掉///」

ガ ヤガ ヤ(吵吵嚷嚷)

穗乃果「嗯……?为什么学校那边那么吵闹?」

小鸟「真的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海未「我们去看看」

タッタッタッ(啪嗒啪嗒)

穗乃果「……在那边、有好多人啊」

海未「……羊驼小屋?」

小鸟「难、难道说……!」

绘里「各位、请现在马上回教室!」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

绘里「穗乃果?」

穗乃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绘里「那个……」

チラッ(望去)

穗乃果「っ!?」

小鸟「ひっ!?」

海未「……っ」

绘里「羊驼……被杀掉了」

穗乃果「怎、怎么会……」

绘里「详细情况等下再说。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引领大家回教室」

穗乃果「嗯、嗯……」

小鸟「为、为什么……会发生这么残忍的事」ポロポロ(眼泪簌簌)

海未「真是残酷至极……!」

———
——


————活动室

绘里「……我想大家应该已经听说了、羊驼被杀掉了」

花阳「怎么会……」

穗乃果「果然、昨天晚上我应该来学校的……」

绘里「不、我想昨天海未也说过了、如果那样做了的话穗乃果你也会被杀掉的」

小鸟「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花阳「小鸟ちゃん……」

小鸟「羊驼先生明明什么罪过都没有」

小鸟「即使那样……为什么……」ポロポロ

海未「…………」

凛「…………」

绘里「…………」

妮可「あー真是的、停!停!」

妮可「确实羊驼的遭遇很可怜、但是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去伤悲!」

妮可「为了下一次的lovelive预选赛、我们必须要开始练习」

花阳「为什么……那样……」

希「……小妮可也一样、很痛苦的啊」

花阳「诶……?」

希「但是、必须得有人站起来激励大家。不这样做的话、大家是没办法向前进的」

绘里「……妮可说的对。各位、虽然我想你们现在心情很难受、不过我们去转换下心情吧」

绘里「这周末开始我们去真姬的别墅合宿、顺便进行训练和新曲的调整」

绘里「真姬、一直以来都谢谢你了」

真姬「……没什么、并不是特别大不了的事」

穗乃果「对了、关于去合宿这件事」

海未「怎么了?」

穗乃果「嗯、雪穗说她也要去」

海未「……诶?」

海未「为、为什么?」

穗乃果「因为她说想要去?」

海未「啊、穗乃果你……!」

绘里「えっと……虽然有点不方便说、我家的亚里沙也……」

海未「连绘里也!?」

绘里「因为没办法拒绝她……」

妮可「我说你们啊……我们这可不是去玩啊!?」

小鸟「あはは……」

花阳「えっと、也就是说有11个人了……?」

凛「热闹一些好像更开心呢!」

穗乃果「一起去烤肉吧!烤肉!」

希「不错哦、我们就多带点肉去吧!」

真姬「不过结束之后可要好好收拾干净哦?」

小鸟「那样的话、小鸟也带上芝士蛋糕……」

妮可「拒绝」

海未「拒绝」

凛「拒绝喵—」

小鸟「好过分!?」

绘里「嘛、一直练习的话也会很疲惫呢、那就适度的放松放松吧」

穗乃果「说的对、我现在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
——


————夜晚

ブ ルルルルルル(电话铃声)

ガ チャ(电话接通声)

海未「晚上好、绘里」

绘里「晚上好。有什么事吗?」

海未「不……那个、我想问问真的没有问题吗」

绘里「你在为我们担心吗?没关系的、谢谢你」

绘里「……虽然大家表面上表现得很开心、但是想要忘掉那个事件果然没那么简单啊」

海未「是的……这次的合宿、如果能帮助大家转换心情就好了」

绘里「是啊、如果一直是这样的状况的话即使能在lovelive上出场、也一定无法胜出吧」

绘里「对了、亚里沙看起来特别期待这次的合宿哦」

海未「亚里沙……吗?」

绘里「ええ、她兴奋地说终于能见到海未前辈了」

绘里「看你这么受欢迎真让人羡慕呢」

海未「诶、绘里……?难道你在生气?」

绘里「没有、我才不会因为可爱的妹妹亲近后辈这件事生气呢」

海未「あはは……」

绘里「あら、亚里沙好像在叫我。我先挂掉了。晚安、海未」

海未「嗯、晚安」

ブ ツン(挂断)

プ ープ ー(嘟—嘟)

————合宿第一天

穗乃果「我一想到集合地点竟然在港口就感觉好奇怪啊……」

小鸟「难道说……要坐船去?」

真姬「那是当然了、因为我们要去的是无人岛不可能靠步行过去吧?」

花阳「无、无人岛……?」

真姬「ええ、最近几次我们都是去的山上、所以我想这次不如去岛上吧」

妮可「ぐぬぬぬぬ……」(嫉妒中)

凛「规模也相差太大了喵……」

海未「一直都是都是受真姬照顾了呢」

穗乃果「海未ちゃん难道不惊讶吗?」

海未「是的、因为我已经事先向真姬打听过要去无人岛合宿了」

穗乃果「ええー!?太狡猾了!」

海未「才不狡猾。你想想到底是谁一直以来在制作合宿的预定和练习日程表!」

穗乃果「那、那是……えへへ」

真姬「顺便说一句、绘里和希也知道哦」

妮可「你说什么!?」

凛「总感觉太狡猾了啦!」

花阳「不、不过、也正因如此所以练习计划才早日被制作出来、我们也不必慌慌张张的就可以开始练习吧……」

穗乃果「虽然说确实是那样……」

小鸟「……あれ?穗乃果ちゃん、雪穗ちゃん呢?」

穗乃果「啊啊、对了!听我说啊小鸟ちゃん!雪穗真的好过分的啊!?」

凛「发生什么事了吗?」

穗乃果「是那样的——」

「海未前—辈!」タタタタ(啪嗒啪嗒)

海未「诶?」

ギ ュッ(紧抱)

亚里沙「えへへ、早上好、海未前辈」

海未「啊、亚里沙!?」

雪穗「等っ、等等我啊亚里沙!」

穗乃果「啊—!雪穗、为什么不和穗乃果一起出门啊!?」

雪穗「诶—、姐姐你起床太慢了、而且一定会迷路」

穗乃果「う……今、今天就没有迷路」

雪穗「那是因为海未前辈和小鸟前辈去迎接你了对吧?」

穗乃果「虽、虽然是那样……」

雪穗「总是依靠人家可是不行的」

穗乃果「……是」

凛「穗乃果ちゃん、明明是姐姐却总是被妹妹责骂呢」

妮可「真是的、如果她能振作点就不会是这样了」

绘里「让大家久等了」

希「没想到我们两个竟然是最后呢」

穗乃果「啊—!绘里ちゃん希ちゃん你们太慢了!」

真姬「迟到大王你还好意思说啊」

雪穗「……我家姐姐给大家添麻烦了」

小鸟「没、没那回事喔?」

绘里「呐、海未、那个行李是?」

海未「はぁ、就是些普通的东西」

绘里「……我们这次去的可是小岛哦?」

海未「我当然明白。无人岛上的那些未经开发的山。只是想想都感到兴奋不已呢!」

凛「凛可不会再去了」

海未「你在说什么啊、这也是练习课程的一种!我不能允许你那种丧气的发言!」

凛「怎么这样!?我不想再遭遇和上次一样的经历了喵!」

妮可「你们两个不要一直在那里表演相声了!快点收拾好行李出发了!」

绘里「说的是啊。ほら、各位、上船吧」

绘里「愉快的合宿马上开始咯!」

————别墅

花阳「哇ぁ……」

小鸟「好厉害……」

绘里「ハラショー……」

真姬「你们在惊讶什么呢、快进去吧」

穗乃果「いやいや、这间别墅居然这么大!?」

穗乃果「真姬ちゃん不感到惊讶吗!?」

真姬「不会啊、因为这是我家的别墅吧……」

真姬「快进去吧」

ギ ィィィィィ

凛「开门的声音好奇怪!」

穗乃果「好像一所陈旧的公馆!」

亚里沙「别墅内也很宽敞呢、海未前辈」

海未「是啊、没想到会宽敞到这种地步」

妮可「……哼、什么啊、只是因为稍微大点而已就」

希「嘛嘛、别这么说啦。每个人的房间都决定好了吗?」

真姬「还没有。大家到这里来、我来适当地发给大家钥匙」

穗乃果「呐呐、真姬ちゃん!有那个吗、那个!发出叮当叮当声音的东西!」

真姬「叮当叮当……?啊啊、难道你是指钥匙串?现在没有哦」

穗乃果「诶—、为什么—!」

凛「就是啊!我明明还好想看看的说!」

真姬「没办法啊、备用钥匙和万能钥匙都拿去修理了啊」

真姬「如果房间钥匙弄丢了的话、只能请你到走廊睡咯」

凛「真、真姬ちゃん好可怕喵……」

绘里「拿到钥匙之后、大家就各自回一趟自己的房间把行李放好。之后我们在休息室集合」

真姬「说的也是……妮可ちゃん」

妮可「什么事」

真姬「给你、房间的钥匙」

妮可「……哼」パ シッ(接过)

花阳「妮可ちゃん、心情不好吗?」

凛「只是单纯地在嫉妒啦喵—」

妮可「那边的!我这里可是全部听到了!」

真姬「……真是的。给你、下一个、快点来拿啦」

バ タッ

穗乃果「呜哇—!快看快看雪穗、好宽敞啊!就像旅馆一样!」

雪穗「真是的—……姐姐、别那么大声吵嚷丢死人了」

穗乃果「むぅ、为什么雪穗能够那么冷静?」

雪穗「不、我也十分惊讶。没想到真姬前辈竟然是这么厉害的有钱人」

穗乃果「嗯、就是啊。不管在哪都有别墅」

雪穗「……话说回来、姐姐你的房间在隔壁吧、你在这里休闲什么啊」

穗乃果「あれ、是那样吗、あはは」

凛「花阳亲、好厉害啊!这个房间竟然有阳台耶!」

花阳「凛、凛ちゃん、那样探出身子是很危险的」

凛「不用担心不用担心!所有房间都有阳台、这样即使不在同一个房间也能和花阳亲聊天了呢!」

花阳「嗯……是呢。えへへ、这样似乎也很有趣呢」

凛「……但是阳台间的距离有些太远了感觉好像跳不过去」

凛「这样的话就不能悄悄潜入花阳亲的房间了喵—」

花阳「……可不要做危险的事哦?」

凛「我明白啦—」

凛「话说回来、为什么在这种山崖上也能建起房子呢?」

花阳「嗯……要不要去问下真姬ちゃん看看?」

凛「说的也是呢。之后再去问好了」

小鸟「……海未ちゃん、你的那个包里都放了些什么东西啊?」

海未「包的里面是吗?有水、食物、湿纸巾、垃圾袋、绳索、耳塞、眼罩、笔记用具、面罩、地图、保险证、小刀、帽子、衣服、换洗衣物、防寒器具、雨具、毛巾、头灯、军用手套、携带氧气——」

小鸟「停、停!我明白了!」

小鸟「海未ちゃん真的很喜欢爬山呢……」

海未「是的、非常喜欢!对这一带的山也是期待的不能自拔呢!」

小鸟「诶……要爬山……吗?」

海未「那是当然!这部分内容有编入练习课程中的所以请放心好了」

小鸟「あ、あはは……」

希「哪、绘里亲、真的没问题吗?」

绘里「?你指什么事?」

希「……那次事件啊。虽然在大家面前你表现的很平静、但其实相当震惊对吧?」

绘里「……谢谢、不过我没关系」

绘里「对我们来说、我们不能就这样止步不前」

希「…………」

绘里「ほら、不要说这么沉重的话题了。现在应该好好享受合宿之旅」

希「……说的也是啊。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把那些烦恼扔在一边好好享受吧」

绘里「就是那样。さあ、准备工作也做完了、我们去休息室吧」

绘里「……あれ!亚里沙怎么不见了?」

希「啊啊、亚里沙ちゃん的话刚才、出门去海未ちゃん的房间咯」

绘里「…………那样啊」

希「打、打起精神来嘛」

————休息室

绘里「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么我来宣布练习课程……虽然想这么说」

穗乃果「?怎么了?」

绘里「今天没有练习、大家按自己的喜好都尽情地去玩吧」

穗乃果「真的!?」

绘里「ええ、是真的。不过明天的练习课程可是会很辛苦的所以做好觉悟哦」

绘里「就是这样、大家有意见吗?」

妮可「……嘛、这样不也挺好嘛」

希「偶尔也该这样疯狂一下呢」

穗乃果「既然这样那我们去游泳吧!」

穗乃果「真姬ちゃん、我们去海边吧海边!」

真姬「……现在可是冬季哦。在外面游泳的话肯定会感冒的吧」

穗乃果「说、说的也是……」

妮可「也要好好注意季节啊!」

穗乃果「あはは、抱歉啊……不过、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去做什么呢」

妮可「真拿你没办法啊、既然如此就和我一起去做偶像的极意的研究……」

穗乃果「那也不错呢」

真姬「意味不明」

妮可「为什么啊!?」

小鸟「凛ちゃん去做什么呢?」

凛「嗯——、凛就——」

海未「小鸟、凛、你们两个有空吗?」

小鸟「没有啦」

凛「我绝对不要喵」

海未「为、为什么!?」

小鸟「因为……呐?」

凛「你一定会说我们去登山吧什么的」

海未「那有什么不好的吗!」

凛「凛上一次经历了那么悲惨的遭遇!所以这次绝对不要去喵!」

小鸟「小、小鸟也是……抱歉海未ちゃん……、あはは」

海未「怎、怎么会……」

海未「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

亚里沙「海未前辈」

海未「亚里沙……」

亚里沙「请打起精神来、我和你一起去登山!」

海未「真的吗……?」

亚里沙「是的!还有雪穗也是!」

雪穗「我、我也一起!?」

雪穗「等等啊亚里沙、为什么连我也」

亚里沙「反正你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没关系的吧?」

雪穗「不、虽然确实没什么事……」

海未「亚里沙、雪穗。你们两个的那份炙热的感情、我已经确确实实地收到了」

雪穗「诶—……被这样强制地接收我也是……」

海未「さあ、我们出发吧!向山顶进攻!」

亚里沙「是!」

雪穗「怎么那样」



绘里「……海未、能稍微过来一下吗」ニコニコ(微笑)

穗乃果「あれ、小鸟ちゃん、海未ちゃん呢?」

小鸟「えーと、好像被绘里ちゃん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花阳「绘里ちゃん、虽然脸上在微笑但是好恐怖啊……」

凛「自作自受喵!」

希「比起这个、你们决定好去做什么了吗」

穗乃果「那个啊、难得来一次无人岛所以我们打算去探险!」

真姬「探险、这里的路很多都还没有铺设好、很危险哦」

穗乃果「只是一点点的话没关系的啦!还是说真姬ちゃん、在害怕?」

真姬「はぁ!?我怎么可能会害怕!」

穗乃果「那么就决定了!大家一起去!」

真姬「诶っ!?」

凛「看起来很有趣喵—!花阳亲也一起吧!」

花阳「啊、我之前不是说过了不要做危险的事……」

凛「没关系啦、ほら、快站起来!」

花阳「谁、谁来救救我—!」

穗乃果「ほら、雪穗也来吧」

雪穗「我、我没问题哦」

希「那么我也跟你们一块儿去吧。小妮可什么打算?」

妮可「只有你们这些人太让人不放心了、我也去吧。要是你们受伤了的话我也很困扰的」

ド タド タド タ

亚里沙「各位真是很有元气呢」

小鸟「是呢」

雪穗「小鸟前辈不和大家一起去吗?」

小鸟「嗯—……我想要悠闲地休息休息、而且如果把海未ちゃん一个人留下的话也太可怜了」

亚里沙「有我在没关系的」

小鸟「……えーと」

雪穗「亚里沙……你刚才那句话也」

亚里沙「诶?啊、我不是那种意思。我只是想说如果小鸟前辈疲惫了的话不用担心海未前辈……」

小鸟「あはは、没关系喔」

小鸟「亚里沙真的很喜欢海未ちゃん呢」

亚里沙「那、那只是……///」

ガ チャ

海未 フラッ

小鸟「海、海未ちゃん?」

亚里沙「发生什么事了?」

海未「……被绘里严厉地训斥了」

海未「明明我只是单纯地想要向山顶冲锋……」

绘里「不要把亚里沙带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

小鸟「绘里ちゃん」

绘里「真是的、背包里竟然放了那么多东西……话说回来、大家人呢?」

亚里沙「大家出门去探险了哦」

绘里「那样啊……那么你们也去玩吧」

亚里沙「姐姐你去做什么?」

绘里「我稍微有点事要做……抱歉不能和你一起去玩?」

亚里沙「好—的。那么走吧、海未前辈」

海未「抱歉、我也有点事情要做」

亚里沙「むぅ……」

雪穗「那么我们也去玩咯。走吧、亚里沙」

亚里沙「好—的、那么海未前辈、再见了」

海未「嗯、你们两个、一路上要小心啊」

パ タン

绘里「さて……海未、小鸟、你们不出去玩吗?」

海未「……总是一个人在背后默默地做事、那是绘里的坏习惯哦」

小鸟「是哦、比起一个人做、大家一起来做会更开心、更有效率哦?」

绘里「……你们两个、谢谢啊」

绘里「那么就拜托你们帮忙咯」

绘里「在大家回来之前、要好好加油才行」


———
——



穗乃果「いや—、真是开心啊!」

真姬「……明明那样来回跑了那么多圈、为什么你们还能如此有精神啊」

妮可「あれ~?难道说被真姬ちゃん发现了~?」

真姬「途中闹得最欢而倒下的人你还好意思说啊」

妮可「那、那只是稍微绊了下脚摔倒了而已!」

希「小妮可还只是个小孩子呢」

妮可「你不也一样在兴致勃勃地来回跑吗!」

凛「……嗯?好像有什么很香的味道喵!」

花阳「真的哎……而且、还有米饭的香味……!」

ジ ュゥゥゥゥ

海未「哎呀、时机正好呢」

小鸟「大家稍微等等哦、我来给大家盛好饭」

希「ふふ、果然大家聚集在一起烤肉最棒了呢」

穗乃果「あれ、但是这个准备是……」

花阳「难道是在我们出去玩的时候、为我们准备的吗?」

绘里「不用在意那么多哦」

穗乃果「但、但是!」

绘里「这是为大家的努力所做的褒奖而已」

绘里「而且、比起大家的关心、大家能够开心地享用我们才会更高兴」

妮可「绘里……」

妮可「来、趁着没有烤焦快吃吧。不快点的话也许就要被某位给吃光咯」チラッ(偷看)

希「等等、为什么要看向我这边啊!」

绘里「什么也没有哦、ふふ」

凛「呐呐、这个肉很好吃喔」モグ モグ(狼吞虎咽)

花阳「凛、凛ちゃん、不要吃的太急……」

凛「没关系的啦、ほら花阳也多吃点……あふっ!?」

花阳「凛、凛ちゃん!?」

凛「ふぁ、ふぁふぅいほぉぃ」モゴ モゴ

花阳「饮、饮料……快给凛ちゃん饮料……!」

海未「凛、快喝下这个」

凛 ゴ クゴ ク

凛「……ふはぁ……好烫啊喵……」

海未「真是的……即使再怎么好吃、也不能得意忘形啊、不然会烫伤哦」

凛「うう、对不起……」

海未「下次可要注意。花阳、给你饮料」

花阳「谢、谢谢」

小鸟「あれ、真姬ちゃん怎么了?」

真姬「……没什么、只是稍微休息一下」

妮可「嘴上这么说、其实是挤不进去了吧?」

真姬「你来干什么啊」

妮可「我是因为很在意可爱后辈的状况所以专程来看望你的哦」

真姬「…………」

妮可「给、这是你的一份」

真姬「诶?」

妮可「难得大家一起用餐、不要总是摆着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真姬「……谢谢」

妮可「ふふっ」

真姬「怎、怎么了啊!」

妮可「原来你也有会诚心诚意的道谢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真姬「…………意味不明」ボソッ

绘里「…………」

希「为什么这么没有精神?」

绘里「……我在想、在加入μ's之前、我从没想到居然能和大家这么愉快的生活着呢」

希「今天的绘里亲、总是在发表感慨呢」

绘里「……是呢。因为实在太愉快、所以我不想看到这样的时光就这么结束啊」

绘里「能和大家一起度过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

希「…………」

ガ シッ(抓)

绘里「诶っ?」

希「 看~我的袭胸大法!」

绘里「什っ!?等、别っ!」

希「这是给在这么快乐的烤肉会上摆出一副悲伤表情的坏孩子的惩罚!」

绘里「……别っ……っぁ……はぁ……はぁ……」

绘里「……真是的、突然被偷袭吓了我一跳」

希「あはは、别介意」

希「不过、稍微变得有些精神了吧?」

绘里「……ええ、是呢。一直以来都谢谢你了」

穗乃果「いや—、吃饱了吃饱了、小鸟ちゃん、甜点!」

雪穗「姐姐你还要吃?」

穗乃果「装甜点的是另一个肚子啦」

小鸟「好—的、我现在就去准备」

花阳「这是……草莓蛋糕?」

小鸟「嗯……因为大家说不要芝士蛋糕所以……」

海未「……」

真姬「……」

绘里「……」

亚里沙「????」

花阳「但、但是、小鸟ちゃん的蛋糕都很好吃呢、好期待」

小鸟「……えへへ、谢谢你、花阳ちゃん」

小鸟「慢慢吃哦?」

花阳「嗯!」


トメーラレナイコド —クナヘブ ン(孤独なheaven的铃声)


花阳「啊、抱歉、有邮件……」パ カッ


花阳「…………诶?」

From:Unknown
Subject:第一人
内容:
小泉花阳即将死亡

花阳「ひっ……!?」

小鸟「花阳ちゃん?你怎么了?」

花阳「啊……啊……」

希「邮件有什么问题吗?」

花阳「为、为什么……」

妮可「あー急死人了!给我看看!」

パ シッ(抢过)

妮可「反正肯定又是有新品种的大米面世什么的那种——」

妮可「…………这是、怎么回事」

海未「妮可?邮件上写了些什么?」

妮可「…………这个」

コトッ

绘里「这是……!」

小鸟「…………っ」

穗乃果「那个时候的……」

希「预告邮件……吗」

凛「不好了……花阳亲要被杀了!」

花阳「ひっ!?」

妮可「冷静下来!这一定是恶作剧而已!」

凛「为什么你会认为这是恶作剧!花阳亲现在可是身陷危险之中!?」

妮可「不管怎么看都绝对是恶作剧吧!杀人预告?简直愚蠢至极」

凛「那个时候你也是那样说的、但是实际上确实发生了吧!?」

雪穗「那个……海未前辈」

海未「有什么事吗?」

雪穗「えっと、为什么大家都是一副这么沉重的表情呢?」

雪穗「那个、虽然从内容上看确实很危险、但是一般不是会被认为是老套的恶意邮件吗」

海未「……你知道、前几天在音乃木阪发生的羊驼被杀事件吗?」

雪穗「是的……姐姐也是因此而失落了好一阵子」

海未「那个时候、就像这次一样花阳的手机收到了犯罪预告」

雪穗「原来是那样……」

凛「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妮可ちゃん总是只遵从自己的想法!」

妮可「什么只遵从自己的想法!我只是说过我们没有时间去理睬这些无聊的事而已吧!」

绘里「妮可、凛、你们两个都停下」

希「是啊是啊、如果你们两个在这里吵架的话、才正中发这封邮件的犯人的下怀」

穗乃果「正中下怀……这是什么意思?」

绘里「我想这封邮件是针对、花阳、或者说是针对μ's全员的恶意邮件」

绘里「就好像是为了让大家陷入恐慌之中、削弱大家的练习热情……等等」

凛「但、但是、羊驼是确确实实地死掉了啊?」
绘里「……想要像杀掉羊驼一样杀人、其实是有很大的障碍的。所以不会有人那么简单就被杀掉」

凛「虽然……是那样」

凛「但是、实在太奇怪了吧!为什么大家还能表现出一副那么若无其事的样子!?」

花阳「…………っ」ブルブル(颤抖)

穗乃果「是啊、大家一定要好好保护花阳ちゃん才行!」

海未「……别说了、穗乃果」

穗乃果「海未ちゃん?」

海未「听好了、关于这封邮件是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它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的」

穗乃果「诶?」

小鸟「是那样吗……?」

海未「是的。穗乃果、你想想我们现在身处哪里」

穗乃果「えっと……在真姬ちゃん的别墅」

海未「那么真姬的别墅又在哪里?」

穗乃果「无人岛……但是这又怎么了?」

海未「听好了、所谓无人岛、就是说这座岛上只有我们存在而已」

海未「是这样吧、真姬」

真姬「是啊、不管是管家、还是保姆、维修员现在都不在这座岛上」

海未「谢谢你、真姬」

海未「明白了吗、也就是说、发送这封邮件的人并不在这座岛上」

亚里沙「原来如此……」

小鸟「对啊……那样的话就安心了呢」

穗乃果「但是……如果、如果说我们之……」

海未「穗乃果ッ!」

穗乃果「っ!?」

海未「……这里并没有犯人、你明白了吗?」

穗乃果「…………嗯」

海未「那么今天就在此解散吧。明天早上要开始练习了、所以都请早点睡觉吧」

凛「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花阳「凛ちゃん……没关系的」

凛「但是っ!」

花阳「凛ちゃん」

凛「っ……」

绘里「……我去送大家回去。海未、这里就拜托你收拾了」

海未「我明白了」

穗乃果「穗乃果也要帮忙」

小鸟「小鸟也要来」

亚里沙「亚里沙也——」

绘里「要走了、亚里沙」ギ ュッ

亚里沙「啊啊っ~」ズルズル(被带走)

スタスタスタ

海未「……穗乃果、抱歉我刚才对你动了怒」

穗乃果「……有什么原因吗?」

海未「……穗乃果、你刚才是打算说“我们之间的某个人是犯人”这句话吧?」

穗乃果「嗯……如果发那封邮件的犯人是我们之间的某个人的话……」

海未「就会像当初的羊驼事件一样、把花阳杀掉?」

穗乃果「っ……!」

穗乃果「那、那个……」

小鸟「……」

海未「……我又欺负人了呢。总之我们都不能去想我们中的某个人会杀掉花阳这件事」

海未「问题是、如果我们都在想发邮件的是我们之中的某个人的话、这样只会导致μ's内的关系不断恶化」

海未「当然、我并不认为是μ's中的谁给花阳发的邮件。大家也一定是那样想的吧」

海未「而且、如果将那种话说出口、还会徒增花阳的不安情绪」

小鸟「所以那个时候海未ちゃん对穗乃果ちゃん动怒了?」

海未「……是的。虽然说是为了不让大家变得更加不安、但我还是很抱歉」

穗乃果「ううん、穗乃果才是、什么后果也没有考虑到……谢谢你阻止了我、海未ちゃん」

穗乃果「さあ、那么我们也快点收拾然后回去和大家玩扑克牌吧!」

海未「不行!我刚才才说过明天早上有练习吧!」

穗乃果「えー、难得来到别墅只是睡觉的话太无聊了啦!」

小鸟「是哦、我也觉得和大家一起玩的话很有趣喔」

海未「…………话说有种运动叫做夜间登山呢」

穗乃果「小鸟ちゃん、明天早上有练习所以我们要早早睡觉才行!」

小鸟「是呢、穗乃果ちゃん!练习是很重要的呢!」

海未「…………はぁ」

ガ チャ(开门)

凛「……花阳亲、你真的没事吗?」

花阳「没、没事哦……因为发这封邮件的人、根本不在这座岛上嘛」

凛「…………」

花阳「えへへ、所以不用担心?明天好好加油一起努力练习吧?」

凛「……嗯!一定、一定要哦!」

花阳「嗯、一定……晚安、凛ちゃん」ニコッ(微笑)

パ タン(关上门)

————绘里的房间

コンコン(敲门声)

绘里「……?谁?」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开开门—!」

绘里「穗乃果……等一等、我这就来开门」

ガ チャ

穗乃果「えへへ、打扰—了!」

海未「打扰了、绘里」

小鸟「咦、希ちゃん也在这里吗?」

希「因为有一些事要说啦」

绘里「有什么事吗?」

海未「关于明天的练习有一些事情我想要向你确认一下」

绘里「我明白了、能给我说说吗?」

海未「好的、首先、关于跑步练习……」

穗乃果「呐呐、希ちゃん、这是什么?」

希「嗯?啊啊、这是大家的房间分布图」

穗乃果「……可以让我看看吗?」

希「可以哦、不过不要弄脏了」

房间分布图

3F
|希|绘里|亚里沙|真姬|妮可|

2F
|花阳|凛|小鸟|海未|穗乃果|雪穗|


穗乃果「我还在想希ちゃん们在中途怎么突然消失了原来在3楼啊」

希「为什么你会没注意到啊……」

小鸟「因为穗乃果ちゃん……在别墅中玩的太开心了呢」

海未「抱歉让你们久等了。穗乃果、小鸟、我们走吧」

穗乃果「啊、好——」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希ちゃん、明天见!」

小鸟「晚安——」

绘里「晚安」

希「回去路上小心哦——」

ビ ュォォォォォォ

真姬「…………っ」ブルブル(哆嗦)

真姬「…………真是的、我在干什么啊」ボ ソッ

ガ チャ(开门)

真姬「!」

妮可「呼……真是舒服的热水澡啊」

妮可「あれ、真姬ちゃん也在吹晚风?」

真姬「……是啊、有什么意见吗?」

妮可「没什么意见啦」

妮可「话说回来、能在不同的房间的阳台聊天、果然有钱人就是厉害啊」

真姬「……讽刺?」

妮可「不是啦、我只是单纯地那么觉得而已」

真姬「…………」

妮可「你在担心花阳吗?」

真姬「……才没有、那种事、不管是谁一看就知道是恶作剧吧」

妮可「虽然我也明白、但总感觉还是没办法放心」

真姬「っ……」

妮可「はぁ……算了、你也不用勉强自己」

妮可「你们还只是一年生、还没办法轻易控制自己的感情。那种事就交给妮可们吧、我们会尽自己努力关照你们的」

真姬「什么啊……一副大人的口气。妮可ちゃん不也还是小孩子吗」

妮可「但是我比你年纪大依然是不争的事实」

真姬「…………」

妮可「真是的……你就不能变得更加坦率一些吗?」

妮可「你这种生活方式、会很累的」

真姬「……你多管闲事啦」

妮可「嘛、也是呢。不过、如果感到困惑或是不安的时候一定要说出来哦」

妮可「那个时候、妮可会尽全力帮助你的」

真姬「……意味不明」

妮可「あー不行不行、这可不是大家心中的超级偶像妮可妮的样子」

妮可「真姬ちゃん看起来也困了吧、妮可也该去睡觉了」

真姬「我、我还没有……在这种时间就睡觉还说不是小孩子」

妮可「熬夜是皮肤的天敌啊、你也早点睡觉吧」

妮可「那么晚安、真姬ちゃん」

ガ チャン(关上门)

真姬「…………」

真姬「……谢谢你」

真姬「晚安、妮可ちゃん」

花阳(我不害怕……我不害怕……因为犯人根本不在这里嘛)

花阳(这封邮件一定是恶作剧啦……对有名的校园偶像来说这种事也是常有的)

花阳(但是、即使这样……羊驼还是……)

花阳(不对、明明知道这样不行……明明知道这只是恶作剧而已……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花阳(为什么……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我不要……)

花阳(身体不停地颤抖……完全睡不着啊……)

花阳(谁能……谁能救救我……!)



———
——


————早晨

コンコン(敲门声)

海未「穗乃果、再不快点起床练习要迟到了」

小鸟「ふわぁ……海未ちゃん、距离练习还有一个小时哦」

海未「不行、如果总是说那种话、即使到了练习时间也起不来的」

ガ チャ

雪穗「姐姐还没有起床吗?抱歉我家姐姐太慵懒了……」

海未「…………」

小鸟「…………」

雪穗「あ、あれ……?啊、话说我还没和大家打招呼呢、早上好」

海未「……嗯、早上好」

小鸟「早、早上好」

雪穗「那个……你们两位、怎么了?」

海未「えーと……雪穗」

雪穗「是、是」

海未「你衣服穿反了哦」

雪穗「诶……?」

雪穗「呜哇!?失、失礼了!」

パ タン(关上门)

海未「…………ふふ、和穗乃果真像呢」

小鸟「是呢、虽然看起来像正反面、但果然是一对姐妹啊」

ガ チャ(开门)

穗乃果「早上好、你们两位!」

海未「早上好、穗乃果」

小鸟「早上好、穗乃果ちゃん」

穗乃果「真是的、这么早就叫我起床海未ちゃん你个坏蛋」

海未「这本来就是该起床的时间」

海未「おや、凛和花阳好像还没有起床的样子、我们去叫她们起床吧」スタスタスタ

小鸟「让她们再多睡一会也没关系的吧?」

海未「不行」

穗乃果「海未ちゃん好凶啊……」

コンコン(敲门声)

海未「凛、你醒了吗?」

凛「……うーん、我还好困啊喵——」

海未「马上练习就要开始了、快点起床」

凛「……还有一个小时喵、再让我睡一会——」

海未「如果你再睡下练习的量就要加倍了哦」

凛「我、我马上起来!」

ガ タゴ ト

穗乃果「呜哇……」

小鸟「凛ちゃん……好可怜」

海未「不要说傻话了、我们去叫花阳起床」

コンコン(敲门声)

海未「花阳、你醒了吗?」

海未「…………」

穗乃果「没有……回答啊」

小鸟「难道还在睡吗?」

海未「ふむ……」ガ チャ(门开了)

海未「诶……?」

穗乃果「门……开了?」

小鸟「难道忘记锁门了吗?」

海未「…………」

キィ

海未「花阳、我进来咯」

穗乃果「花阳ちゃん早上好!」

小鸟「打扰了——」

海未「好黑啊……把灯打开吧」パ チッ(开灯)

穗乃果「嗯?睡在那里的人是花阳ちゃ……诶?」

小鸟「ひっ!?」

海未「怎么会……!?」

横躺在那边的是、全身沾满了血迹、惨不忍睹的花阳的身影

小鸟「いや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惨叫声)

穗乃果「为、为什么会……」

ド タド タド タ(跑步声)

绘里「发生什么事了!?」

希「刚才好像听到了惨叫声、你们没事吧?」

海未「绘里……希……」

穗乃果「那、那边……」

绘里「……っ!?」

希「……骗人的吧」

真姬「一大早的不要吵吵闹闹的啊」

妮可「あれ~?难道说真姬ちゃん、还想再继续睡一会吗?」

真姬「才、才不是那样!」

亚里沙「姐姐、发生什么事了?」

绘里「不要过来!」

希「大家、快回各自的房间去!」

妮可「はぁ?你在说什么啊。难道花阳尿床了不成?真是的、真拿你们没办法……诶?」

亚里沙「那、那个是……」

真姬「花……阳……?」

雪穗「啊……啊……」

绘里「大家快回房间去!」

海未「っ……穗乃果、小鸟、你们也出去」

小鸟「…………」フラッ

海未「小鸟!」ダ キッ

穗乃果「……骗人、的吧」

绘里「你们三个快点——」

コトン

凛「花阳……亲?」

绘里「……凛」

凛「啊、啊哈哈……花阳亲真是的、睡在那种地方可是会感冒的哦」

凛「真是的、花阳亲真是个冒失娘……」フラフラ(摇摇晃晃地走)

凛「ほら、快起来了啦。大家都在等你哦」ユサユサ(摇着花阳的身体)

凛「…………呐」

凛「快……睁开眼睛啦……花阳亲」ポロポロ(哭泣)

凛「……这可是冬天、在这种地方、睡觉的话……身体……也会……っ……变得……这么冰冷……」

凛「地板也……变得……这么红……把这里……弄脏了的话……真姬ちゃん……会生气的……」

凛「快……起来啊……现在……っ……如果……你承认……是玩笑……我还会……原谅你的」

凛「昨天……不是约好了……要一起……练习的吗……怎么现在……现在っ……」

海未「……凛」

凛「呐、海未ちゃん……为什么花阳亲会死掉呢?」

海未「诶……?」

凛「海未ちゃん……不是说过了吗……这只是恶作剧……并不存在犯人……」

海未「…………っ」

凛「花阳亲……正是……っ……那样相信着……为了、不让大家担心……而勉强自己微笑着……」

凛「如果……凛能够更振作一点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っ」

凛「うわ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んんん」ポロポロ(大哭)



———
——


————食堂

绘里「凛的情况怎么样?」

希「情绪非常低落。嘛、这也是当然的事……」

希「现在、小妮可正在努力安慰她」

绘里「…………是吗」

绘里「海未、如果累了的话你们也休息休息吧」

海未「……没关系的」

绘里「我知道了」

绘里「那么、我们来讨论一下今后怎么办吧」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花阳ちゃん可是……变成那样了啊……?为什么你们还能这么冷静……?」

穗乃果「还有、这种事不应该只由我们4个人、应该让大家一起……」

绘里「……我也不是抱着一种高兴的心情在做这种事啊」

海未「继续犯案的可能性……是吗」

绘里「嗯、是的」

穗乃果「……怎么一回事?」

海未「……正如那封邮件的预告所说、花阳被杀了」

海未「也就是说、在这座无人岛上、有个带有明确杀意的杀人犯存在」

穗乃果「……っ!」

希「因为邮件上写了“第一人”这个信息……吧」

穗乃果「怎么会……」

绘里「……因此、我们现在没有闲暇去悲伤」

绘里「不管怎样、一定要保护好大家」

海未「……穗乃果」

穗乃果「……什么事?」

海未「抱歉、你能去待在小鸟和雪穗的身边吗?」

海未「因为她们两个……现在也非常的失落」

穗乃果「但、但是……」

海未「我们这边没关系的、你不要担心」

穗乃果「……嗯」

穗乃果「那么、之后见了」

バ タン(关门声)

海未「…………」

海未「绘里、希」

绘里「什么事」

希「怎么了?」

海未「我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



海未「你们认为、犯人在我们之间吗?」

绘里「…………」

希「…………」

海未「如果真如真姬所说、这里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任何人的话」

绘里「……是啊、我也是那么想的」

希「虽然不愿意相信……」

绘里「但是、寻找犯人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我们应该考虑该怎样做才能防止受害扩大」

希「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不过却没什么结果哪……海未ちゃん有什么好想法吗?」

海未「……我认为在有人来迎接我们之前、都在各自的房间好好待着比较好」

海未「不要随意在走廊走动、只要把门锁好就安全了」

希「但是、那样的话吃饭怎么办?」

海未「……我们定好吃饭时间、到了约好的时间大家一起出门就好了吧」

海未「如果即使那样还是感到很害怕的话、那我就去迎接所有人」

绘里「你没必要做到那种地步。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迎接所有人」

海未「但是——」

绘里「海未、花阳的死并不是你的错!」

海未「……っ!」

绘里「你有些太冲动了、休息一下比较好」

海未「……抱歉」

绘里「没什么、也多亏了海未能够振作起来、我们也得救了」

希「是啊是啊、偶尔我们三年生也应该受下照顾呢」

海未「……那么、虽然说拜托给你们两位心里有些过不去、那就让我再一次——」


「いや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


海未「っ!刚才那个声音是!?」

绘里「惨叫声……?」

希「我们快去看看!」

————不久之前

凛「えぐっ……花阳亲……为什么……」

妮可「……凛、虽然我明白你心里很难受、但是打起精神来」

凛「……我办不到……对凛来说……如果花阳亲不在了的话……」

真姬「…………」

妮可「…………」

凛「明明还有很多……想要一起做的事……为什么……」

凛「如果那个时候凛……凛能够、更努力一点的话……」

凛「如果、凛能够说服大家的话……」

凛「对不起……对不起……花阳亲」

凛「都是因为……凛太没用了……」

凛「如果凛能够无视大家的话、一直待在你身边的话就好了……」

凛「如果那样的话……花阳亲就不会……」


チイサーナシーグ ナルリンリンリンガ ベ ール(恋のシグナルRin rin rin!铃声)


凛「……谁?」パ カッ

凛「ひっ!?」

From:Unknown
Subject:第二人
内容:
星空凛即将死亡

凛「いや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

妮可「っ!?发生什么事了!?」

凛「啊っ……啊っ……!」

真姬「手机……?难道说!?」

妮可「给我看看!」バ シッ

妮可「……怎么会」

真姬「……还要、继续吗?」

凛「出去……」

真姬「凛……?」

凛「都出去……」

真姬「凛、凛、你冷静一下——」

凛「不可能了!凛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了!」

凛「拜托了你们都快给我出去!」

真姬「…………っ」

凛「快点!」グ イッ

妮可「住、住手啊っ」

真姬「っ……拜托了、凛、听我说——」

凛「出去!!」

バ タン

ガ チャン

真姬「……凛」

妮可「…………」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

海未「妮可!真姬!」

真姬「……海未」

绘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妮可「…………凛、收到了预告邮件」

希「什っ!?」

真姬「……还有,她说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了、并把我们赶了出来」

海未「…………っ」

海未「凛!快把门打开!」ドンドンドン(咚咚咚)

绘里「海未、住手吧」

海未「但、但是!」

绘里「现在……就先让她静一静吧」

绘里「她需要一点时间」

海未「但、但是……」

绘里「正如刚才海未ちゃん所说、只要一直待在房间里就不会被杀的」

海未「…………」

绘里「凛、你应该听得到吧」

绘里「午饭的时间我们会来接你的、在那之前千万不要外出」

绘里「不管是谁来找你」

希「绘里亲……」

绘里「……那么、能请大家都回自己房间休息吗?」

绘里「继续刺激凛也并不好」

妮可「……说的也是、走了、真姬ちゃん」

真姬「……嗯」

海未「……那么、我也告辞了」ペコッ

绘里「嗯嗯、好好休息一下吧」

希「刚才那些话、我们两个会传达给大家的所以放心吧」

スタスタスタ

绘里「…………」

绘里「希、待会、你能陪我一下吗?」

希「……可以啊、我们去绘里亲的房间?」

绘里「嗯」

凛(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凛(明明一直以来、和花阳……和大家在一起、生活的都很快乐……)

凛(果然、我不应该……加入μ's才对的……那样的话、花阳亲就不会死了……)

凛(对不起、花阳亲……都是凛的错)

凛(我会……反省的……所以请再一次……出现在……凛的面前吧……)



———
——


————绘里的房间

希「那么、你说的要紧事是?」

绘里「……是关于花阳的事件」

希「……犯人、你知道是谁了?」

绘里「还没有到那种地步。只不过、有个人表现得很奇怪」

希「……谁?」

绘里「海未」

绘里「虽然那间房间没有锁、但是在睡觉前花阳会忘记上锁这件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绘里「而且、那个房间看起来并不凌乱、反而很整洁」

绘里「也就是说、门并不是被强行破坏的」

绘里「那么到底犯人是从哪里进去的呢、只有窗户了」

绘里「但是、阳台之间的距离很远所以是不可能通过阳台过去的。既然那样的话要怎么做」

绘里「在我说教海未的那个时候、我看了那个包里面」

绘里「那个时候、在海未的包中看到的」

绘里「长长的、长长的……绳索」

希「也就是说、海未ちゃん通过使用绳索、从阳台进入了花阳的房间……?」

绘里「……恐怕是这样」

希「……绘里亲、你也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比较好」

绘里「诶……?」

希「绘里亲也、因为花阳的死而产生动摇了吧。如果是平时的绘里亲、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绘里「这、这是什么意思?」

希「使用绳索到对面的阳台这件事是不可能的」

希「也就是说、必须要先到对面的房间然后把绳索的一端系好才行」

希「而且、那样的话如果有人到阳台外面的话就会被发现、所以首先这条是不可能的」

希「嘛、如果说有办法的话、那就是把绳索从阳台垂下、然后从下面的一层爬上去」

希「但是、如果看下房间分布图就能明白的、能做到那种事情的、只有我了」

绘里「希、希是不会!」

希「ああ、当然我也知道。我并不是说在怀疑我自己」

希「而且、这个方法还有个很大的缺陷」

绘里「缺陷……?」

希「你自己刚才不是也说了吗、不把窗户破坏掉是进不了室内的吧?」

绘里「……っ」

希「虽然模仿侦探是很不错、但是也不要忘记多疑是不好的」

希「我们是这里最年长的了。如果我们不振作一点的话、最后什么也挽回不了的哦」

绘里「抱歉……」

希「要道歉的话就向海未ちゃん道歉吧……。到正午还有3个小时、好好休息一下吧」

绘里「说的也是……谢谢你、希」

————海未的房间

海未「…………」

コンコン(敲门声)

海未「……?是哪位?」

亚里沙「我是亚里沙、海未前辈。你没事吧?」

海未「亚里沙っ!?」

ガチャ

キィ

亚里沙「啊、海未前辈、中午好」

海未「才不是中午好!难道绘里没有给你说、不要随意出门走动吗?」

亚里沙「えーと……对不起」

海未「……真是的……你简直是」

海未「总之、先进来吧」

亚里沙「えへへ、打扰了」

パタン

亚里沙「あれ、海未前辈的房间怎么这么乱、你刚刚在做什么啊?」

海未「……因为我静不下心来、所以就整理一下行李」

亚里沙「那样啊……这里有好多没见过的东西呢」

亚里沙「这个像化妆盒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海未「那个不是化妆盒、而是化妆盒外表的小刀哦」

亚里沙「ハラショー。外观真是奇特呢」キラキラ(眼睛闪闪发光)

海未「……ふふ、如果你想要的话就送给你吧」

亚里沙「真的吗!?」

海未「嗯、真的。不过、因为很危险所以使用的时候要注意安全」

亚里沙「谢谢!我会好好保管的!」

海未「嗯、那我也会很高兴的」

亚里沙「话说回来我有点意外」

海未「……?为什么?」

亚里沙「えっと、我之前一直在想海未前辈会不会去了穗乃果前辈或是小鸟前辈那里去了呢」

海未「……你想的没错哦、我刚才去过她们两人的房间了」

海未「但是、因为穗乃果正在安慰雪穗、而小鸟又说她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我就回来了」

海未「没能帮上她们的忙……老实说、我自己很惭愧」

亚里沙「没有那回事!」

亚里沙「海未前辈一直在为大家着想、很值得大家依靠!」

海未「……亚里沙、你不害怕吗?」

亚里沙「害怕什么?」

海未「在这个实际上发生了杀人事件的状况之下、你来见我」

海未「我这里有小刀、绳索……等等这样的杀人道具啊?」

海未「小鸟之所以想要一个人待一会、也许就是因为认为我就是犯人吧」

海未「即便如此、为什么你……」

亚里沙「嗯……即使你这样说……」

亚里沙「也许是因为、亚里沙相信海未前辈吧」ニコッ(微笑)

海未「相信我……?」

亚里沙「是的、即使大家都怀疑海未前辈、亚里沙也一定是海未前辈的同伴」

亚里沙「所以、请不要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

海未「……谢谢你、亚里沙」

海未「托你的福、我也稍微振作了一些」

亚里沙「えへへ、能帮上海未前辈的忙我也很高兴」

亚里沙「那个、我能待在这里直到中午吗?」

海未「……嗯嗯、当然可以」

亚里沙「谢谢」

亚里沙「对了、我最近在读一本推理小说、其中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暗号哦」

海未「へぇ、是什么样的暗号?」

亚里沙「就是这样……」



———
——


コンコンコン(敲门声)

绘里「海未、你在吗?」

海未「绘里……?有什么事吗?」

绘里「到正午时间了所以我来叫你」

海未「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吗、我马上来」

海未「亚里沙」

亚里沙「是、海未前辈」

ガチャン

キィ

海未「让你久等了……おや、大家也在啊」

亚里沙「亚里沙们好像是最后呢」

绘里「……果然你在海未这里啊、亚里沙」

亚里沙「えへへ」

绘里「别嘻嘻哈哈的……真是的」

小鸟「……那个、海未ちゃん」

海未「小鸟……」

小鸟「えと……刚才真的很对不起、难得海未ちゃん专程来安慰我……」

海未「不、没关系。那个时候、我也不够冷静」

绘里「好了好了、闲话就到此为止吧」

绘里「我们去迎接凛吧」

穗乃果「说的也是呢、凛ちゃん一定也已经肚子饿了」

穗乃果「ほら、大家快出发吧!」

海未「(穗乃果、是不是有些勉强自己了)」

小鸟「(嗯……一定、是因为不想让大家担心、所以强装元气吧)」

コンコンコン(敲门声)

穗乃果「おーい!凛ちゃ—ん、吃午饭啦!」

穗乃果「不在吗—?」

穗乃果「…………うーん」グググ(推门)

穗乃果「あれ、门好像没有上锁……?但是、感觉把手好紧打不开……」

真姬「应该没有坏哦」

穗乃果「ふんっ!」ガチャ

穗乃果「啊、终于打开了!」キィ

打开门后、首先映入她们眼帘的是、在阳台上挣扎的凛的身影。

下一个瞬间、凛的头部在空中飞舞着、同时迸射出鲜红的飞沫。

落在地上的头部依然圆睁着双眼、那个表情扭曲到恐怖的地步。

两手被绑在栅栏上的身体、却像从大脑的支配中解脱了一般、微微地抽搐着。

パシャパシャ(血滴声)

穗乃果「…………」

海未「…………」

绘里「…………」

妮可「…………」

真姬「…………」

小鸟「…………ひっ」

小鸟「いや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

雪穗「きゃ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

穗乃果「啊……啊……」

妮可「怎么……回事……这到底……」

亚里沙「…………っ」

海未「骗人……的……」

小鸟「…………ぁ」フラッ(晕倒)

海未「小鸟!」ダキッ(抱住)

绘里「…………」

希「绘、绘里亲、快让大家从这里……」

希「……绘里亲?」

绘里「已经……不行了……」

希「诶?」

绘里「我们……所有人都会……」

希「绘里亲!!」

绘里「っ!?」

希「穗乃果ちゃん、快把门关上!」

穗乃果「ぁ……」

希「くっ……」

ガチャン(关上门)

希「大家、都马上回自己的房间去!」

希「身边一定要有人一起陪伴、不要独自一个人!」

真姬「…………」ブルッ(颤抖)

妮可「真姬ちゃん……走了」

真姬「…………」コクン

海未「小鸟、你振作一点!」

小鸟「…………」

雪穗「姐姐……」ギュッ(抱住)

穗乃果「っ……!」

穗乃果「雪穗……」

希「绘里亲、我们也走吧」

绘里「希……」

希「…………」ギュッ(抱)

绘里「!」

希「目前请再忍耐一下……」

绘里「……嗯」

希「那么待会我们会去看看大家的情况、所以请大家千万不要出房间」

————妮可的房间

パタン(关门声)

妮可「…………」

真姬「……呐、妮可ちゃん」

妮可「……什么事?」

真姬「…………」ギュッ(抱住)

妮可「真、真姬ちゃん!?」

妮可「你突然怎么了——」

真姬「…………」ブルブル(颤抖)

妮可「…………」ナデナデ(抚摸)

真姬「んっ……」

妮可「很难受……吧」

妮可「两个好友都遭受了那种事……而我们也看到了那副惨相」

真姬「……嗯」

真姬「我们……是不是都会被杀掉……」

妮可「…………」

真姬「好可怕……」

真姬「下一个将会被杀的……会不会就是我了」

真姬「我也、会像她们两个一样……在大家的……眼前……っ」

妮可「……不用担心」

真姬「诶?」

妮可「妮可……一定会保护你的」

真姬「……真的?」

妮可「嗯嗯、真的。所以你就放心好好休息一下吧」

妮可「或者、让我给你唱一首容易入睡的摇篮曲?」

真姬「……不要」

真姬「比起那个……握住我的手」

妮可「那种程度、当然没问题」ギュウ

————海未的房间

穗乃果「对不起、海未ちゃん、连我和雪穗也来打扰你」

海未「没关系。因为现在是特殊时期、大家待在一起比较安全」

穗乃果「……谢谢」

穗乃果「呐、海未ちゃん」

海未「什么事?」

穗乃果「为什么、我们会遇上这种事情呢」

穗乃果「直到昨天为止大家明明都生活得很开心……」

穗乃果「不仅是花阳ちゃん……连凛ちゃん也……遇到那种事……」

穗乃果「我们……难道做了什么坏事吗?」

海未「……穗乃果」

穗乃果「抱歉、说了这些话……但是、这种事……」

ガチャ

亚里沙「海未前辈、我们洗完澡了」

雪穗「…………」

穗乃果「えっと、你们两个都没事吧?」

亚里沙「亚里沙还好……但是雪穗就」

雪穗「…………っ」

穗乃果「雪穗……」

雪穗「姐姐……我……」

ギュッ

雪穗「ぁ……」

穗乃果「如果感到很难受、哭出来就好了」

穗乃果「因为穗乃果是姐姐、所以可以尽情向我撒娇哦」

雪穗「っ……」ポロポロ(哭泣)

雪穗「ぅぁ……ぐすっ……」

穗乃果「…………」ナデナデ(抚摸)

海未「亚里沙也是、如果感到难受的话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吧」

亚里沙「……嗯」

亚里沙「那个……既然这样那我也——」

小鸟「いや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ガバッ

海未「小鸟、你醒了吗」

小鸟「はぁ……はぁ……」

亚里沙「小鸟前辈好像做了噩梦、没事吧?」

小鸟「ぃゃ……」

小鸟「凛ちゃん的……头……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未「小、小鸟?」

小鸟「啊……海未ちゃん……」

海未「你没事吧、小鸟——」

ギュッ

海未「诶っ?」

小鸟「好可怕……好可怕啊……」

小鸟「救救我……海未ちゃん」

小鸟「再这样下去的话、小鸟也会被杀掉的」

小鸟「我不要……小鸟还不想死!」

小鸟「拜托你、请保护小鸟!」

小鸟「请一直待在小鸟的身边!」

海未「小鸟……」

亚里沙「…………」

海未「……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小鸟「一定哦……?」

海未「是的、一定……」

小鸟「……谢谢」

小鸟「海未ちゃん……海未ちゃん……」スリスリ(慢慢入睡)

海未「…………」

亚里沙「…………っ」

小鸟「すぅ……すぅ……」(睡着)

亚里沙「好像安心地睡着了」

海未「嗯……这样能冷静下来也好」

亚里沙「那个、我有件事感到很在意」

海未「什么事?」

亚里沙「えと……我们不联系警察吗?」

穗乃果「啊……」

海未「话说回来……」

海未「只顾着眼前的事件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啊……」

海未「我去找绘里和希谈一谈」

亚里沙「亚里沙也要去!」

海未「……我明白了。穗乃果、小鸟和雪穗就拜托你了」

穗乃果「嗯、我明白了」

海未「还有、尽量不要外出」

穗乃果「放心好了、我会一直待在房间里的」

海未「……抱歉了、小鸟、我打破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海未「那么、我们走吧、亚里沙」

キィ

————绘里的房间

コンコンコン(敲门声)

绘里「……谁?」

海未「绘里、你在吗?我是海未」

亚里沙「姐姐、快开门!」

绘里「海未和亚里沙……?」

ガチャ

绘里「有什么事吗?我想我应该说过不要随意出门」

海未「突然打搅很抱歉、绘里。不过我们有些话要说」

绘里「我明白了、进来吧」

パタン

妮可「绘里、谁来了」ヒョコ

海未「妮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妮可「怎么了、难道妮可不能在这里吗?」

海未「不是那回事、真姬怎么样了?」

妮可「真姬ちゃん的话现在正在房间里睡觉」

海未「留她一个人在房间是很危险的」

妮可「没事的、我有好好地锁门」

妮可「比起这个、你们有什么事?」

海未「……我们、马上联络警察吧」

海未「在全员都被杀之前马上让他们来迎接……」

绘里「不可能了」

海未「诶?」

希「……小妮可刚才也跟我们说过了、我们也注意到了」

希「之后、我们刚才打算使用别墅的电话时……却没有打通」

希「恐怕、犯人已经把电话线剪断了」

海未「…………っ」

海未「不、现在放弃还太早了。我们用手机和外界联络就好了」

希「……海未ちゃん、你看看自己的手机」

海未「嗯」かパッ

海未「诶……?」

海未「无……信号?」

亚里沙「怎么会!?」

妮可「现在明白了吧、我们现在必须考虑的是生存下去的方法」

海未「等等!既然那样的话、那个预告邮件是怎样!?」

绘里「……不知道」

妮可「那种事怎样都行」

妮可「现在最重要的是、为了生存下去我们该怎么做……」

希「你有什么好想法吗?」

妮可「……绘里、你把亚里沙送回大家所在的房间去」

绘里「诶?」

妮可「接下来就是大人间的谈话了、所以就请亚里沙暂时回避一下吧」

妮可「你也顺便去大家的房间和她们见下面。让大家安心、这也是重要的工作」

绘里「……我明白了」

绘里「亚里沙、我们走吧」

亚里沙「……好—的」

キィ

妮可「那么……、我们开始吧」

海未「开始什么?」

妮可「开始什么、当然是找出犯人吧」

海未「找出犯人……这个」

希「小妮可、我们不能那么做」

妮可「为什么不行、再这样下去、大家都会被杀了」

妮可「我们这边再不反击……就要没机会了」

海未「但是……」

希「等等」

希「小妮可所说的事我也了解」

希「但是啊、在情报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推理?」

妮可「那个……」

希「……如果是凭推测来找出犯人、是绝对不行的」

希「那样做的后果、小妮可也是了解的吧」

妮可「…………」

希「比起这个、我们应该想想今后该怎么做最好」

希「而且三个人集合在一起就是文殊菩萨的智慧、或许能想出什么好的方法」

妮可「……说的也是」

海未「那个、既然如此不如这样……」



———
——


————海未的房间

绘里「是吗……发生了那样的事啊」

穗乃果「嗯、虽然现在睡着了、但是小鸟ちゃん好像也已经到极限了……」

亚里沙「那种行为太狡猾了」ボソッ

绘里「亚里沙?」

亚里沙「……没什么、姐姐」

绘里「……是吗」

绘里「话说回来、大家还能保持冷静实在帮了大忙了」

绘里「如果现在欠缺冷静的话、会变得更加危险的」

小鸟「嗯……」

绘里「小鸟?你醒了吗?」

小鸟「…………海未……ちゃん」

绘里「诶?」

小鸟「啊啊……不要……不要っ!」

绘里「小、小鸟!?你冷静一点!」

小鸟「ひっ!?不要过来っ!」

绘里「っ!?」

小鸟「ぁ……ぁぁぁぁ……」

绘里「……怎么回事啊」

穗乃果「小鸟ちゃん、你冷静一点」

小鸟「ぁ……穗乃果ちゃん……」

穗乃果「嗯、是穗乃果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小鸟「海、海未ちゃん……她不在这里」

小鸟「明明说好……要待在小鸟身边的……」

小鸟「穗乃果ちゃん……海未ちゃん在哪里?」

穗乃果「在绘里ちゃん的房间、正在为了大家的事而努力着」

小鸟「是吗……海未ちゃん……」フラッ

绘里「你要去哪里!?」

小鸟「我必须去海未ちゃん的身边……」

绘里「不行、现在她们正在进行重要的谈话、你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

小鸟「不要!说那种话其实是想要杀掉小鸟才对吧!?」

绘里「什っ!?才不可能做那种事吧!?」

小鸟「我才不知道!现在谁也无法证明自己不是犯人!」

绘里「你简直……っ!」

穗乃果「小鸟ちゃん、绘里ちゃん、不要吵架!」

穗乃果「现在不是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啊!」

绘里「…………抱歉、穗乃果说的对」

绘里「我明白了、我带你去找海未」

绘里「虽然很抱歉、但是雪穗和亚里沙就拜托你了、穗乃果」

穗乃果「没关系……但是真的好吗?」

绘里「……这样即使把小鸟留在这里、也只会增加其他人的不安」

绘里「虽然对海未来说很抱歉、但是小鸟就拜托给她吧」

キィ

スタスタスタ

绘里「…………」

小鸟「…………」ブルブル

绘里「嗯……?那是……真姬?」

绘里「正在回房间的途中吗……但是、为什么一个人在外面……?」

小鸟「手里……好像拿着什么……」

绘里「……真的啊、看起来好像是医院里用来装药品的袋子……」

绘里「…………」

绘里「小鸟、刚才所看到的不要对任何人说」

绘里「我有一个想法」

小鸟「…………」

ガチャ

妮可「辛苦了、你们也好好休息休息吧」

海未「那么再见了。这些事都拜托你们转达绘里了」

小鸟「海未ちゃん!」ギュッ

海未「っ!?小鸟!?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小鸟「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了呢?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海未「……抱歉」

小鸟「如果想让我原谅你……就请一直待在我身边」

海未「……好的、我知道了」

妮可「あーあ、真是火热啊」

妮可「妮可也要先回去了、不能让真姬ちゃん一个人寂寞地待着啊」

妮可「谈话内容就问希吧、绘里」

绘里「嗯嗯……真姬、就拜托你了」

妮可「交给我吧、超级偶像妮可妮、会让真姬ちゃん笑颜常开的」

妮可「那么、待会见」

————妮可的房间

妮可「我回来了」

妮可「……あら、真姬ちゃん已经醒了吗?对不起啊、留你一个人待着」

妮可「很寂寞吧、ほら、可以尽情地向妮可撒娇哦」

真姬「…………」

妮可「……真姬ちゃん?」

妮可「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拿着手机……」

妮可「诶……?手……机?」

妮可「难道说!?给我看看!」バシッ

妮可「…………っ!?」

From:Unknown
Subject:第三人
内容:
西木野真姬即将死亡

————食堂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急忙召集大家来有什么事吗?」

海未「大家都有些累了、再休息一下更好吧」

小鸟「…………」

希「那是因为、我们没办法再继续悠闲下去了」

海未「发生什么事了吗?」

绘里「……接下来的事希望你们能静下来听我说」

绘里「真姬、她收到了预告邮件」

穗乃果「怎么会!?」

雪穗「这一次是真姬前辈吗……?」

真姬「…………」

妮可「不会死的」

妮可「真姬ちゃん、是不会死的」

绘里「……对、我不会再允许出现牺牲者了」

绘里「因此、大家一起来开作战会议吧」

亚里沙「作战会议?」

绘里「嗯嗯、关于今后我们该怎么做、什么的」

绘里「还有犯人是怎样杀掉那两个人的、等等」

小鸟「っ」

希「绘里亲!」

绘里「……希、说实话、再这样下去的话受害是不会停止的」

绘里「为了生存下去、我们也必须向前进」

希「但是、即使这样……还有人没有走出前两次事件的阴影啊?」

绘里「……是啊。但是、犯人可是不会等着我们重新站起来的」

希「……っ」

绘里「那么、开始作战会议」

绘里「首先从花阳的事件开始」

绘里「犯人到底是怎样、进入应该已经上了锁的花阳的房间的」

亚里沙「那个、姐姐」

绘里「什么事?」

亚里沙「犯人会不会、是偷走了花阳前辈的钥匙呢?」

亚里沙「那样做的话、就能在花阳前辈睡着的时候偷偷进入了」

海未「……那样的话、花阳就没办法进入自己的房间了哦」

亚里沙「啊……」

海未「还有一件事、相同状况的凛的事件也一样」

海未「犯人、到底是怎样进入凛的房间的呢」

希「凛ちゃん都已经警戒到了那种地步、不管是谁来她都不会开门的吧」

穗乃果「……房间里有密道吗?」

真姬「……那种东西才没有」

穗乃果「说的……也是啊」

海未「果然、我们掌握的情报实在太少了」

雪穗「那个、打扰一下」

绘里「怎么了?」

雪穗「那个……犯人、到底是怎样发出邮件的呢?」

雪穗「这里、可是无人岛吧?既然如此那邮件是不可能发出去的吧……」

穗乃果「你这么一说……」

雪穗「难道……这个犯人、实际上是什么诅咒……」

真姬「……那种事、才不可能存在吧」

绘里「真姬?」

真姬「能收到信号是当然的了。因为这座岛上有手机的信号基站」

海未「是那样吗?」

真姬「之前我就说过了吧。因为不方便所以爸爸让人在这里设置的」

穗乃果「但是、没有看到像信号基站的设备啊」

真姬「那是因为有损景观、所以设置在其他地方而已」

真姬「所以、才不是什么诅咒」

雪穗「既然那样、为什么我们的手机都收不到信号呢?」

海未「确实……我和绘里的手机都显示无信号」

海未「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真姬「……我哪里知道」

妮可「那种事只是信号不良罢了吧」

妮可「比起那个、我们现在知道的是、我们没有掌握任何一点有关犯人的线索」

妮可「这样下去的话、全员都会死掉的」

绘里「……如果有人想到了什么关于事件的事、请告诉我」

绘里「不管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都可以」

海未「绘里……」

希「那么、我们来讨论一下关于今后的预定吧」

亚里沙「预定、是指吃完饭睡觉的事吗?」

希「对。之前我们几个讨论了一下、睡觉的时候分个组怎么样?」

穗乃果「分组?」

海未「是的。因为我们认为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即使锁上门也依然很危险、所以几个人一起睡比较好」

亚里沙「那么怎么分组呢?」

绘里「……妮可、真姬、我为一组、小鸟、海未、亚里沙为一组、希、穗乃果、雪穗为一组」

绘里「还有件事我想你们应该知道的、晚上不要出房间」

绘里「早上在我们来接大家之前都必须在房间内待机。明白了吗?」

亚里沙「好的!」

海未「我明白了」

绘里「那么我们开始吃饭吧」

希「大家尽可能的不要离开、一起做饭吧」

妮可「没有那个必要」

妮可「妮可会好好发挥自己的手艺给你们做出美味的食物的、所以你们都去准备餐具吧」

海未「但、但是」

妮可「怎么了、难道你在怀疑妮可的手艺?」

海未「不是、不是那样……」

妮可「那就决定了。你们就饿着肚子好好等着吧」



———
——


「「「「「我吃饱了」」」」」

穗乃果「真好吃呢、妮可ちゃん的料理」

妮可「那当然了、你以为妮可是谁啊」

穗乃果「えへへ、抱歉抱歉」

妮可「真姬ちゃん觉得怎么样?」

真姬「……一般般吧」

妮可「是吗、那就好」

绘里「那么、大家都把自己房间里的行李搬出来吧」

绘里「妮可和真姬来我的房间、亚里沙和小鸟去海未的房间。雪穗和希去穗乃果的房间」

海未「我明白了。小鸟、亚里沙、我们走吧」

小鸟「嗯♪」ギュッ

亚里沙「……好的」

スタスタスタ

绘里「…………」

绘里「呐、希」

希「你是想说小鸟ちゃん的事吧」

绘里「……是的、你怎么看」

希「……一定、是生存本能吧」

绘里「什么意思?」

希「因为目击了像小妹妹一样可爱的花阳ちゃん的死、还有凛ちゃん被杀的瞬间」

希「心理防线完全崩溃了吧」

希「然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想要活下去的想法」

希「通过依靠海未ちゃん」

希「向海未ちゃん撒娇、来保护自己」

绘里「……っ、那种事」

希「我知道绘里亲想说什么」

希「大家明明都很痛苦、怎么能够允许她一个人做那样的事对吧」

希「但是啊、现在不是说那种话的时候。绘里亲应该也知道、如果有人陷入恐慌、那种事会向大家传染的对吧?」

绘里「说的……也是啊」

希「ほな、我也该走了」

希「明天见啊」

绘里「嗯嗯、明天见」

スタスタスタ

绘里「妮可、真姬、让你们久等了」

绘里「那么我们也走吧」

妮可「终于完了啊」

真姬「…………」



———
——


スタスタスタ

亚里沙「姐姐!」

海未「おや?只有绘里一个人吗?」

绘里「海未?亚里沙?还有大家」

绘里「为什么都来这里了?」

海未「因为穗乃果不管怎样也想要来说一句晚安」

穗乃果「えへへ、刚才临走时忘记说了、对不起啊」

绘里「真是的……」

海未「あれ、妮可和真姬呢?」

绘里「那两个人、因为有些话想要说、所以还在房间里」

海未「啊啊、所以绘里才在妮可的房间前等待啊……」

穗乃果「嗯、想要两个人独处、吗……这难道是」ピトッ(贴上门)

海未「穗、穗乃果!?把耳朵贴在门上是很不礼貌的!」

穗乃果「没关系啦没关系、海未ちゃん也来试试吧!」

海未「不、不、我还是……」

穗乃果「不要客气哦」グイグイ

海未「我、我明白了……」ピトッ(贴)

小鸟「小鸟也要来——♪」ピトッ

希「ふふ、看起来很有趣呢」ピトッ

绘里「你们几个……」

希「嘛嘛、绘里也来吧?」

绘里「我就算了」

希「真是固执呢」

穗乃果「嘘っ!好像听到了什么」

海未「真的啊、这到底是……」

ツメタイヤゲド ヲオシエテアゲルー(Daring!!铃声)

穗乃果「诶?」

海未「什っ!?」

小鸟「っ!」

希「刚才的是……!」

海未「妮可!发生什么事了!?」ドンドン(咚咚)

绘里「诶、怎么了?」

希「真姬ちゃん的手机收到预告邮件了!」

绘里「但是、预告邮件应该不可能……」

希「我也不明白!所以只能向本人确认了!」

海未「没有回音……」

希「既然这样、看来只能强行冲进去了」

海未「我明白了。大家请退后」

希「我们上……一っ二っ——」

ガチャ

真姬「有什么事吗?」

穗乃果「真姬ちゃん!」

雪穗「太好了、你没有事啊」

真姬「你们在说什么啊?」

绘里「大家说、真姬的手机又收到了一封预告邮件……」

真姬「才没有收到那个邮件」

真姬「你们听错了吧?」

穗乃果「但是我感觉确实听到了啊」

希「我也听到了」

绘里「比起这个、妮可怎么样了?」

真姬「妮可ちゃん的话在房间里。大家才是聚集在这里干什么」

穗乃果「啊、えっと、因为我们想要来跟真姬ちゃん说晚安……」

真姬「是吗……谢谢。晚安」

穗乃果「嗯、嗯。晚安……」

亚里沙「(呐呐雪穗、有没有感觉真姬前辈好冷淡?)」

雪穗「(……因为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所以没办法吧)」

妮可「……大家聚集在这里、干什么」

希「小妮可!」

海未「我们想要来跟妮可说晚安」

妮可「…………是吗」

绘里「妮可?」

妮可「…………っ」

希「小妮可、发生什么事了吗?」

妮可「吵死了ッ!」

希「っ!?」

妮可「……我先走了」

绘里「妮可、等等!」

绘里「真是的……大家、晚安。真姬、我们走了」

真姬「…………」

スタスタスタ

希「小妮可……到底怎么了」

亚里沙「感觉、好可怕」

海未「也许和真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吧」

穗乃果「什么事指?」

海未「那种程度我就不清楚了……」

希「嘛、绘里亲一定会安慰好她们的」

希「我们也回房间吧」

海未「说的也是……不过、在那之前」

希「怎么了?」

海未「(穗乃果的样子、好像有些奇怪)」

希「(!?怎么一回事?)」

海未「(我也不明白。只是、感觉和平常有所不同)」

希「(……我明白了。我会注意一下的)」

海未「(谢谢。穗乃果和雪穗、就拜托你了)」

希「(好的。你那边也要小心)」

海未「那么希、晚安」

希「啊啊、晚安、海未ちゃん」

ガチャ

亚里沙「海未前辈、请用热茶」

海未「谢谢」

海未「抱歉、让你给我倒茶」

亚里沙「不、那种程度没什么……」

亚里沙「小鸟前辈也请用」

小鸟「……谢谢你、亚里沙」

亚里沙「…………」

亚里沙「海未前辈、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海未「可以、什么事?」

亚里沙「海未前辈认为谁会是犯人呢?」

亚里沙「对不起、虽然我知道不应该问的……但还是有些在意」

海未「……没关系。只不过我的想法也许是错的」

亚里沙「什么意思?」

海未「我认为、如果真姬是犯人的话犯案的可能性比较高」

亚里沙「为什么呢?」

海未「如果是真姬的话、可以使用万能钥匙打开所有的房门」

海未「万能钥匙到底是不是坏掉了、这件事谁也不清楚」

亚里沙「原来如此。但是、真姬前辈是怎样把邮件……」

海未「是的。所以说、我的想法可能是错的」

海未「说实话、大家也都不是很清楚」

亚里沙「这样啊……」

海未「……寻找犯人这件事明天再做、今天就先睡觉吧」

亚里沙「好—的」

小鸟「小鸟想要睡在海未ちゃん的旁边♪」

亚里沙「亚里沙也要睡在海未前辈旁边!」

海未「你们两个、不要太调皮了」

海未「不管这张床再怎么大、单人用的现在可是睡着3个人」

小鸟「那么为了不从床上摔下去我会紧紧贴住海未ちゃん的♪」ギュッ

亚里沙「啊、亚里沙也要!」ギュッ

海未「…………结果这到底还能睡着吗」



———
——


ピピピピピピピピピピ

ガチャ

海未「好慢啊、绘里」

亚里沙「是啊……离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20分钟了」

海未「……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小鸟「怎么了?」

海未「……没什么」ナデナデ(摸头)

小鸟「んっ……」

コンコンコン(敲门声)

海未「!是绘里吗?」

希「海未ちゃん?是我」

海未「希?」

ガチャ

キィ

海未「怎么了、希」

希「……因为绘里亲迟迟不来所以我有些担心」

海未「她也没有去你们那边吗」

希「也就是说、海未ちゃん这里也……」

海未「希、难道说」

希「嗯嗯……也许发生了什么事」

海未「我们马上带上大家一起、去她们那里看看吧」

コンコンコン(敲门声)

希「绘里亲、你醒了吗?」

シーン

穗乃果「没有回答……啊」

亚里沙「姐姐……」

コンコンコン

希「绘里亲!」

シーン

海未「这是……」

希「っ……!」

ドンドンドン(咚咚咚)

希「绘里亲!!!」

绘里「嗯……什么事啊……」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

希「什么啊、原来没事啊」

妮可「真是的……吵死了啊」

妮可「ほら……真姬ちゃん也快点起床啦」

雪穗「只是睡过头了……吗?」

妮可「等、等等……真姬……っ」

妮可「いや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

海未「!?」

希「刚才那是!?」

绘里「妮可、怎么了……っ!?」

绘里「啊……啊……!」

希「不好!绘里亲!振作一点!」

海未「希!」

希「我明白了!一っ二っ!」

ドカッドカッドカッドカン(撞门)

海未「っ……总算打开了」

希「好像是……大家不要进来!」

希「绘里亲!绘里亲!到底发生了——」

打开房门她们首先看到的是、一脸茫然若失呆站着的绘里、和一边哭泣双肩一边颤抖的妮可。

还有、被她们两人守护着的、像睡美人一般在旁边静静地沉睡着的真姬。

和她那花哨可爱的睡衣相反、她的颈部上浮现出一条血红的勒痕。

海未「怎么会……」

希「骗人……的吧」

绘里「这……不可能……」

绘里「希……希、真、真姬她……」

希「那种事情我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绘里「我、我不知道……」

海未「希……绘里有些混乱。我们都先从房间出去吧」

希「っ……说的也是。还有小妮可……我们出去吧」

妮可「…………不要」(摇摇晃晃)

海未「妮可……?」

妮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ドンッ

海未「っ!?妮、妮可?」

妮可「はぁ……はぁ……」

希「怎、怎么了、小妮可。冷静一点」

妮可「っ!」ダッ

海未「妮可!?」

穗乃果「海未ちゃん、到底发生了什么……啊っ!?」

亚里沙「妮可前辈……?」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奔跑出去)

キィ

バタン

雪穗「发、发生什么事了?」

小鸟「…………」

希「各位、刚才小妮可有来过吗?」

穗乃果「えっと、妮可ちゃん刚才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

希「自己的房间……?」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奔跑)

ドンドンドンドン(咚咚咚咚)

希「小妮可!小妮可!!」

海未「希!妮可怎么样了!?」

希「不知道……她躲在房间里不出来……」

妮可「ぅ、あっ、おげぇぇぇぇっ、がっ、ぁぁぁぁぁ!」(这个好像是哭泣的拟声?)

海未「妮可……」

希「……っ」

海未「现在看来、还是让她静一静比较好……」

海未「我们再去向绘里询问一下当时的情况吧」

希「等、等等!我们不能把小妮可一个人留在这里!」

海未「……但是即使我们待在这里、别说安慰她了、也许还会产生反效果」

希「但是……」

希「……也是啊。抱歉、我有点头脑发热了」

希「小妮可、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真姬ちゃん的死并不是小妮可的错」

希「所以、不要太责备自己」

海未「希……」

希「真是难堪啊……在自己的眼前有朋友正在悲伤而我却无法帮助她」

海未「希一点也不难堪。而是个很可靠的前辈哦」

希「……谢谢你、海未ちゃん」

————海未的房间

海未「你冷静下来了吗、绘里」

绘里「嗯嗯……算是吧」

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希「在那种情况下杀掉真姬ちゃん、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绘里「那个……」

穗乃果「……怎么了?」

绘里「我、什么也不知道」

海未「怎么回事?」

绘里「……我昨天在房间里和她们一起聊天、困了后就睡觉了」

绘里「接着就是、醒来后真姬已经……」

希「也就是说、绘里亲什么也不知道是吗」

绘里「……抱歉」

海未「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吗?比如什么奇怪的声音等等」

绘里「什么……也没有」

希「没有任何线索……吗」

亚里沙「犯人、到底是怎样……」

小鸟「不管你们问什么都没有用哦」

海未「小鸟?」

小鸟「因为、犯人就是绘里ちゃん嘛」

绘里「什っ!?」

小鸟「因为门有锁上对吧?既然那样的话就只有同一个房间的人才能下手了」

小鸟「妮可ちゃん已经变成了那个样子、所以犯人只可能是绘里ちゃん了吧」

小鸟「你最差劲了、绘里ちゃん」

绘里「不是的……我不是犯人……」

希「小鸟ちゃん、不要说的那么……」

小鸟「为什么你要包庇她?按一般情况来说绘里ちゃん就是犯人吧?」

小鸟「即使这样你还不怀疑她实在太奇怪了吧」

小鸟「难道说希ちゃん也是共犯?」

希「什っ!?」

小鸟「对啊、你们两个总是偷偷摸摸地说话来着」

小鸟「其实是在商量怎样杀掉大家对吧」

希「小鸟ちゃん……你适可而止一些」

小鸟「你想怎么做?想要杀掉小鸟吗?就像杀掉大家一样?」

希「っ!」グッ

雪穗「请住手!」

小鸟「!?」

希「!?」

雪穗「拜托……你们、请不要吵架……」ポロポロ(哭泣)

雪穗「明明应该是个很开心的合宿旅行的……花阳前辈……凛前辈……还有真姬前辈……大家都死了」

雪穗「妮可前辈也变成了那样……甚至大家也开始相互猜疑……」

雪穗「我已经……受够了……」

雪穗「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穗乃果「雪穗……」

海未「穗乃果、你先把雪穗和亚里沙带回房间吧」

穗乃果「……嗯、我知道了」

穗乃果「走吧、你们两个」

雪穗「嗯……」

亚里沙「亚里沙还……」

海未「亚里沙、你先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

亚里沙「……我明白了」

ガチャ

パタン

海未「那么……」

海未「小鸟」

小鸟「什么事?海未ちゃん」

海未「今后、禁止擅自把其他人当作犯人」

小鸟「为什么?不管怎么看犯人都——」

パァンッ(啪)

小鸟「啊……啊……」

海未「你、清醒了吗?」

小鸟「好痛啊……海未ちゃん……为什么……」

海未「如果今后我们之间开始相互猜疑、闹不和的话会变成怎样你也应该知道的吧」

海未「如果再继续把绘里当作犯人的话、以后就请你一个人待在自己房间里」

小鸟「ひっ!?」

小鸟「骗、骗人的……吧?」

小鸟「如果那样的话……小鸟会……」

海未「…………」

小鸟「啊……对不起……对不起……」

小鸟「我不会再说多余的话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好好听话的……」

小鸟「求求你……不要扔下我……」ポロポロ(哭泣)

海未「…………」

海未「如果明白了就好」

海未「对不起、刚才打了你……痛吗?」

小鸟「不不……都是小鸟的错……」

海未 ナデナデ(摸头)

海未「那么……抱歉了、绘里、希」

希「没关系……我也有些情绪失控、抱歉」

海未「没办法啊、因为被怀疑成犯人了啊」

海未「对了、我有件事想要问一下绘里」

绘里「……什么事?」

海未「为什么、每个小组所住的房间不是同一层楼呢?」

————穗乃果的房间

雪穗「ぐすっ、えぐっ」(抽泣声)

穗乃果「雪穗……」

雪穗「姐姐……我们……都会死吗?」

穗乃果「……没事的、海未ちゃん她们一定会想办法的」

穗乃果「所以、雪穗也——」

ガタンッ

穗乃果「!?」

亚里沙「っ……」

穗乃果「亚里沙ちゃん!?」

亚里沙「我……没事……」ブルブル(颤抖)

穗乃果「才不是没事吧!颤抖成这样……脸色也这么难看……」

穗乃果「你等一下、我马上去叫海未ちゃん过来——」

亚里沙「请不要去!!」

穗乃果「っ!?」

亚里沙「……はぁ……はぁ……我、没事的」

穗乃果「但、但是……」

亚里沙「拜托你……我不想、让海未前辈看到我这个样子……」

穗乃果「亚里沙ちゃん……」

穗乃果「…………」

ギュッ(抱住)

雪穗「诶?」

亚里沙「!?」

穗乃果「你们两个、都很痛苦吧……」

穗乃果「这里只有我们在……所以尽情地哭吧」

雪穗「姐姐……ぐすっ」

亚里沙「ぅぁ……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未的房间

希「房间的……楼层?」

海未「是的。我们组在2楼、绘里组在3楼」

海未「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住在同一楼层不是更好吗?」

绘里「…………」

希「海未ちゃん、那是因为」

海未「请放心、我并不是怀疑绘里的意思」

海未「如果房间之间隔得很远、犯人会被发现的可能性就会增加、也能稍微成为一种抑制力」

海未「但是、应该不是仅此而已吧?」

海未「相互间不要有隐瞒的事哦、绘里」

海未「你们三个、到底说了些什么?」

绘里「…………并没有、说什么隐瞒大家的事」

绘里「只是、有些事想要问问真姬」

海未「什么事?」

绘里「关于邮件的事」

海未「那个预告邮件吗」

绘里「嗯嗯。为什么犯人能够发送出邮件、而我们却不行」

绘里「因此、难道说犯人知道信号基站的位置了什么的」

海未「那么、问到那个地址了吗……」

绘里「嗯嗯。她告诉我说在附近的一个小屋里、我就想犯人会不会就在那里、但是小屋的构造很特殊看起来并像是个适合居住的地方」

希「特殊……是什么意思?」

绘里「不知道……只告诉我说是被用来关坏孩子的地方」

海未「但是、只是因为这种原因而特意把我们分开、这实在很难让人信服」

绘里「…………我、逼问了真姬」

海未「诶?」

绘里「问她实际上是不是持有万能钥匙什么的」

希「绘里、那也太……」

绘里「我明白的……我知道自己做了很奇怪的事」

绘里「但是、从至今为止的事件来看万能钥匙绝对是必须的……所以、我就想犯人会不会是真姬什么的……!」

绘里「那样……想的……っ」

绘里「对不起……真姬……我真是……最差劲的……前辈了……」ポロポロ(哭泣)

海未「……事到如今对发生的事后悔也没有用了。现在、我们应该谈一下将来的话题」

希「你有什么想法吗?」

海未「……是的。我们去至今为止所有的事件的现场搜查一下吧」

绘里「什っ!?」

希「海未ちゃん、想学侦探是不好的」

海未「我明白。但是、我们现在很需要线索」

海未「即使那样、会亵渎死掉的大家的名誉」

希「…………即便你明白了手法、但也并不代表你会知道犯人是谁哦?」

海未「但是总比这样什么都不做好」

希「……我明白了。那我们、就去调查看看吧」

希「那么我们先去向大家报告一下……接着去看看小妮可的情况吧」

希「……对了、海未ちゃん」

海未「什么事?」

希「关于穗乃果」

海未「!你知道些什么了吗!?」

希「不……虽然并不能说知道什么、但是看起来她好像很在意手机」

海未「手机……?」

希「嗯。虽然我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海未「是……吗。谢谢」

希「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事了。那么、我们走吧」

————穗乃果的房间

海未「我们有一个提案」

亚里沙「什么提案?」

海未「睡觉的时候、大家要不要都睡在同一个房间?」

绘里「那也就是说……」

海未「是的。我想这样全员睡在一起比较安全」

海未「如果把桌子和椅子挪开的吧、客厅也是可以睡的」

希「……说的也是啊。我也赞成」

穗乃果「嗯……大家聚集在一起、更安全呢」

海未「……好像没有、反对意见吧」

海未「那么、大家都把行李搬到客厅来吧」

海未「绘里、之后的事情能交给你吗?」

绘里「可以……但是、我也一起去更好吧」

海未「没事的。绘里、你就留在这里让大家安心吧」

绘里「……我明白了」

小鸟「那、那个……海未ちゃん……」

海未「小鸟、你也和大家一起去客厅」

小鸟「但、但是……」

海未「小鸟」

小鸟「…………っ」

小鸟「我……明白了……」

亚里沙「那、那个!海未前辈!」

海未「什么事?」

亚里沙「也请让亚里沙去帮你的忙」

亚里沙「我也想要帮上海未前辈的忙」

海未「…………不行」

海未「我们马上要做的事、对人来说是违反伦理的」

海未「我不想让亚里沙去做那种事情」

海未「明白了吗?」

亚里沙「……是的」

海未「请不要、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

海未「对了、如果可以的话、能帮我把我的行李拿到客厅去吗?」

亚里沙「!」

海未「因为我会很忙、如果能帮下我就太好了」

亚里沙「我明白了!」



———
——


————海未的房间

亚里沙「えっと……这下就是所有的东西了吧」

小鸟「…………」

亚里沙「小鸟前辈、还有什么其他要拿的东西吗?」

小鸟「……っ……没有……哦」

亚里沙「……是吗」

亚里沙「はぁ……」ガサッ

亚里沙「嗯?这是什么?」

亚里沙「…………」フム

小鸟「怎么了……?」

亚里沙「没什么。我们走吧」

————花阳房间前

海未「……结果、妮可还是没有出来啊」

希「啊啊……不管我们说什么、她总是回答我们「与我无关」」

希「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啊」

海未「……是啊」

希「你如果觉得难受的话、可以让我一个人来做哦?」

海未「……怎么能让希一个人背负这么重的担子」

海未「我们走吧」

キィ

海未「…………诶?」

希「这……怎么可能」

海未「尸体……消失了?」

希「怎、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尸体会」

海未「我也……不知道……」

希「……海未ちゃん、我总感觉、马上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海未「说的也是、总之先向大家报告——」

「いや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

海未「っ!?刚才那是!」

希「小妮可!?」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奔跑)

ドンドンドンドン(咚咚咚)敲门声

希「小妮可!出什么事了!」

妮可「为什么……为什么啊!」

希「小妮可……?」

妮可「这种事、骗人的……」

海未「妮可!发生什么事了!?」

妮可「…………」

海未「妮可……」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

绘里「海未!出什么事了!?」

海未「不知道……只是、妮可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希「…………到底怎么了、小妮可」

希「小妮可不是常为大家带来笑容吗……」

绘里「希……」

希「……抱歉、海未ちゃん。调查就此终止了」

希「我要、留在这里」

海未「……好的」

绘里「不行!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希「大概没关系的」

绘里「你说那种话有什么根据吗……」

希「因为我还没有收到预告邮件」

海未「……说的也是。被杀的人在被杀之前、一定会收到邮件的」

绘里「但是也不能确定待会马上就会收到吧!」

希「嘛虽然确实如此……但是刚才大概是小妮可收到了邮件吧」

绘里「……刚才的、惨叫?」

希「恐怕是……吧」

希「所以、我现在不能离开这里」

希「大家、就拜托你们了」

绘里「……我明白了」

海未「……那么、我们先告辞了」

绘里「我会不时来看看你的」

スタスタスタ

————客厅

绘里「各位、我回来了」

穗乃果「欢迎回来、绘里ちゃん」

雪穗 スゥスゥ(熟睡)

小鸟スゥスゥ(熟睡)

穗乃果「妮可ちゃん、没事吧?」

绘里「……嗯嗯、没事」

绘里「希在陪着她、没关系」

绘里「待会我们去看看她们吧」

穗乃果「……嗯」

绘里「あれ、话说亚里沙呢?」

穗乃果「亚里沙ちゃん她说要去帮忙、于是出去了」

绘里「……又是海未那里吧」

绘里「嘛、那样的话就不用担心了」

绘里「穗乃果、如果你也累了的话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才是、不好好休息一下可不行哦」

绘里「我没事的」

穗乃果「那样的话、穗乃果也没事哦」

绘里「真是固执呢」

穗乃果「ふふ、绘里ちゃん才是」



———
——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已经到中午了哦」

绘里「是啊……海未和希都还在加油呢……」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

「…………可!」

穗乃果「……诶?」

「……や!…………して」(句子不完整所以我也不知道说的啥)

绘里「希的声音……!?」

绘里「くっ!」ガタッ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奔跑声)

绘里「希!」

希「绘里亲……」

绘里「这次又怎么了?」

希「我不知道……小妮可突然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绘里「说什么……?」

希「啊啊……我还没有听清楚……」

妮可「这种事……实在太奇怪了!」

妮可「妮可到底做了些什么!?」

海未「绘里!希!」

希「海未ちゃん」

海未「发生什么事了?」

希「不知道……但是如果我们不想想办法的话、一定会有不好的事发生的」

妮可「いや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

海未「!?」

妮可「不、不是的っ!那、那只是……」

妮可「妮、妮可……这种事……不行的……」

妮可「妮可……不保护好的话……」

妮可「对不起……对不起……」

妮可「是……啊、不那样做的话、是不行的」

妮可「因为、都是妮可的错……」

希「っ……既然这样的话!海未ちゃん!」

海未「好的!」

希「一っ二っ!」

ドカッドカッドカッドカン(撞门声)

希「小妮可!!」

ヒュォォォォォォ(风声)

海未「风……?」

希「小妮可……你在做什么」

妮可「…………」

希「站在栏杆上是很危险的……手上还拿着菜刀」

希「快、快来我这边……」

妮可「…………」スッ

妮可「对不起……真姬ちゃん」

“咔嚓”、响起一声宛如正在切肉般的声音。

瞬间鲜血飞散在各个角落、妮可的胸前也渐渐被染成了一片血红。

那个表情由于恐怖和痛苦形成了一副扭曲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在寻求帮助一般。

而被轻风拂过所摇晃着的身体、也慢慢地从栏杆上、开始向下跌落。

ズルッ(滑落)

バシャァァン(坠落声)

希「小妮可!」ダッ(冲向栏杆)

海未「希!?」

希「我马上去救你——」

海未「不可以!下面可是大海!?你也打算去死吗!?」

希「但、但是……!」

海未「如果连你也死了的话、其他人该怎么办!」

希「っ!」

海未「拜托你……请你冷静一下」

海未「如果连希也变得奇怪了的话、那我就……」

希「……抱歉」

希「……必须、冷静下来啊」

希「…………」

希「我一定会去迎接你的、小妮可」

希「虽然下面有些冷、但请忍耐一下吧」

绘里「为什么……要选择自杀っ……」

海未「…………っ」

希「难道、有什么理由吗」

海未「一定要去自杀……这种程度的理由吗?」

希「…………」

绘里「……我们、先回客厅吧」

绘里「大家现在也许正在担心」

————客厅

穗乃果「自……杀……?」

雪穗「怎、怎么会……」

小鸟「…………」ブルブル(颤抖)

绘里「……也许你们不会相信但这是真的」

海未「虽然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希「……「对不起……真姬ちゃん」吗」

穗乃果「诶?」

希「这是小妮可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海未「……妮可、是因为无法原谅自己吗」

海未「因为自己、没能保护好真姬」

绘里「……虽然她们两个经常斗嘴、但是妮可是真正地把真姬当做自己的可爱妹妹对待」

穗乃果「……っ。那样……」

希「真是残酷的……一件事啊」

绘里「…………海未」

海未「什么事、绘里?」

绘里「我有件事想要问你、可以吗?」

海未「嗯……可以」

希「绘里亲、你要问什么……」

绘里「希你稍微安静一点」

绘里「海未、刚才为止你一直在做些什么?」

海未「诶……?」

海未「做什么、当然是在调查啊」

绘里「是吗、那么希在敲门的时候、你在哪里?」

海未「那个……在凛的房间」

绘里「凛的房间?真的吗?」

绘里「自从在妮可的房间前分别之后就一直待在凛的房间?」

海未「…………っ」

绘里「希、自从我们分别之后你有见到过海未吗?」

希「……没有」

绘里「谢谢。也就是说、海未一次也没有来过真姬的房间」

绘里「好了、那么能请你告诉我们吗、一直待在凛的房间的理由」

海未「…………」

绘里「……看来不会错了呢」

雪穗「什么、不会错了?」

绘里「犯人就是海未」

穗乃果「诶?」

穗乃果「海、海未ちゃん……这是真的吗……?」

海未「不是……的、我不是……」

绘里「那就告诉我们你在做什么」

海未「那个……」

希「等等、绘里亲!这次的事件海未有不在场证明的吧!?就凭那个是不能随便断言海未就是犯人吧!」

绘里「是啊。但是、既然有所隐瞒就说明心中有鬼吧?」

绘里「如果说自己不是犯人的话、就告诉我们你在做什么、海未!」

海未「…………っ」

海未「去了……凛的房间……就会明白的」

希「凛ちゃん的房间?」

绘里「是吗……那么、我们去看看」

海未「っ!?绝对不行!」

绘里「如果不确认一下的话、是洗脱不了海未的嫌疑的哦?」

海未「那种事情我当然知道!但是、如果要去的话请绘里一个人去!」

海未「我不想让大家看到那种景象!」

绘里「……好。那么大家就到房间门前等着好了」

绘里「那么、快走吧」

————凛的房间前

绘里「さて、虽然你说去了就知道、但是真的看了房间里面就能知道海未做了什么吗?」

海未「……嗯嗯、你会明白的」

绘里「是吗……」

希「你们三个都先回避一下」

キィ(开门)

绘里「就凭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证明——うぐっ!?」

希「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バタン(扑通)

绘里「あぐっ……げっ……おぷっ」(呕吐状)

希「……海未ちゃん、那是什么!?」

海未「…………是、凛」

希「那个……是凛ちゃん?」

海未「是的……因为被一直放置在阳台上、所以招来了一群海鸟」

海未「虽然我进入凛的房间后……总算把那些海鸟给赶走了……但是眼、眼睛……已经被海鸟吃掉了……っ」

海未「身体上的……皮肤っ……也……っぁ……」

希「够了、不要再说了」

希「谢谢你保护了凛ちゃん……心里很难受吧」

希「绘里亲、这样你应该明白了吧、海未ちゃん并不是犯人」

希「她之前一直在这里努力的保护着凛ちゃん啊」

绘里「那、妮可的那个时候……」

希「……是待在自己的房间吧?」

海未「……是的、因为心情太糟。实在很难堪……」

希「没什么难堪的哦。因为直接接触到了那种样子的凛ちゃん、如果心情不糟糕才会奇怪吧」

绘里「但是、如果只是那样……为什么要隐瞒……」

希「因为不想让大家看到这副惨状啊!」

希「为什么连这种事你都不知道!?」

绘里「っ!」

海未「希、不用再说了」

海未「我没事」

希「……是啊。绘里亲、向海未ちゃん道歉吧」

绘里「…………っ」

绘里「对、不起」

绘里「对不起……对不起……」ポロポロ(哭泣)

绘里「我……っ……又错了……っ」

绘里「我真是……最差劲的前辈了……对不起……」

海未「绘里、我没事的」

绘里「っ……海未……」

海未「谁都会有犯错的时候。今后、请不要再失去冷静就好了」ナデナデ(摸头)

绘里「……嗯」

小鸟「…………っ」ギリッ

希「这样这件事就算解决了——」

雪穗「那、那个!」

希「嗯?怎么了、雪穗ちゃん」

雪穗「……请问亚里沙在哪里?」

绘里「诶……?」

雪穗「从刚才开始、好像就没有看到亚里沙的身影……」

绘里「亚里沙的话……不是在和海未一起调查……」

海未「诶?」

海未「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行动啊……」

海未「难道没有和绘里你们在一起吗?」

绘里「……那到底、亚里沙去哪里了……?」

绘里「っ!」ダッ(跑出去)

海未「绘里!?」

希「绘里亲就交给我吧」

希「海未ちゃん、你能和大家一起去寻找亚里沙ちゃん吗?」

海未「我明白了」

希「……还有」

海未「?」

绘里「(绘里亲……已经不行了)」

海未「!?」

希「(虽然一直以来都尽力保持着冷静、不过也好像已经到极限了)」

希「(忍耐了太久了吧)」

海未「(……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绘里心中的负担是相当的沉重啊)」

希「(……谢谢你)」

希「那么、大家就拜托你了」

海未「好的」

————亚里沙的房间

キィ

绘里「亚里沙!!」

绘里「在哪里……?你在哪里!?」

绘里「骗人的吧……这种事……」

绘里「不快点……找到的话……」ヨタヨタ(失神)

绘里「……嗯?」

绘里「桌子上……有什么东西……」ガサッ(捡起)

绘里「……这是!」

希「绘里亲、那是什么?」

绘里「っ!?」

希「上面好像是写了什么奇怪的内容——」

绘里「什么也没有!」

希「っ!」

希「绘、绘里亲……?」

绘里「……抱歉、能让我一个人静静吗?」

希「但、但是」

绘里「没关系、我也没有收到预告邮件」

绘里「而且还必须去寻找亚里沙才行」

希「那种事大家一起去寻找不就好了、为什么……」

绘里「我想要、冷静一下」

绘里「……抱歉」

希「……绘里亲」

希「冷静下来之后、一定要回来啊」

绘里「……嗯嗯」

ガチャ

バタン

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绘里亲」

海未「希!」

希「海未ちゃん……还有小鸟ちゃん」

海未「绘里怎么样了……?」

希「……她说想要静一静、于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

海未「这怎么可以!?」

海未「那样的话、不就和之前的大家一样……」

海未「希、现在马上让绘里从房间里出来吧!」

希「……算了、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儿吧」

海未「诶?」

海未「为什么……?」

希「原因、之后再说。穗乃果ちゃん和雪穗ちゃん在哪里?」

海未「我想也许一会儿亚里沙就会回来了、所以让她们在客厅等着」

希「我明白了、那么我们也回客厅吧」

————客厅

海未「那么、为什么要让绘里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希「绘里亲她、冷静下来需要时间。这次的打击对她来说实在太大了」

海未「但、但是……!」

希「……还有、一个理由」

海未「诶?」

希「绘里亲好像看到了一封信」

穗乃果「信?」

希「是的。我现在就把内容写下来、等我一下」サラサラ(沙沙声)

π
つはのきひもいふおげきう。
あいまへぬをづりふけの。

穗乃果「这是……什么!?」

雪穗「内容好像很奇怪……」

小鸟「…………」

海未「希……这、难道是」

希「嗯」

希「是……暗号吧」

海未「写这个暗号的……是亚里沙?」

希「大概是吧。虽然看不出寄信人是谁、但是那上面写有「致姐姐」这三个字」

穗乃果「这是什么意思?」

海未「……不明白。我、不是很擅长这方面的东西」

海未「希呢?」

希「……我也不明白。稍微思考下看看吧」

雪穗「那个……这是给绘里前辈的信吧?」

雪穗「既然这样、我们去问一下绘里前辈不就可以了吗?」

小鸟「……她不会告诉我们的啦」

雪穗「诶?」

海未「我也那么认为。如果她打算让我们看的话、应该早已经来这里了吧」

希「是啊……既然把信藏起来、也就是说不想让我们知道吧」

希「所以、我们在这里说的话不要告诉绘里亲」

希「当她想通了的时候、一定会告诉我们的」

雪穗「也就是说、在那之前、我们要忍耐吗」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到底怎么了啊」

希「现在可不是失落的时候哦」

穗乃果「诶?」

希「实际上、我发现了一件有些在意的事情」

海未「是什么事?」

希「小妮可和真姬ちゃん两个人在房间独处的时候、我们不是在偷听吗?」

穗乃果「嗯」

希「那个时候、我们应该确实听到了、真姬ちゃん收到预告邮件的手机铃声吧」

小鸟「…………」ギュッ

希「关于那件事……」ゴソッ(口袋里拿出)

海未「那是……真姬的手机?」

希「是的。你们要不要看看?」

雪穗「这是……?」

收信箱
From:Unknown
From:妈妈
From:妮可ちゃん
From:妮可ちゃん
From:妈妈
From:妈妈

穗乃果「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海未「……原来是这样」

小鸟「怎么一回事、海未ちゃん」

海未「少了一封邮件」

雪穗「少了……一封?」

海未「是的。真姬曾经收到过一次来自「Unknown」的邮件。如果我们那个时候在真姬的房间前所听到的也是预告邮件的铃声的话、应该还有一封来自「Unknown」的邮件才对」

海未「但是却没有、也就是说……」

希「有谁……把邮件删除了?」

海未「……恐怕是」

雪穗「但、但是、既然那样比起删掉邮件把手机带走不是更好吗……」

希「……确实是」

海未「这也……是个谜啊」

海未「对了、希、我有件事想要问你」

希「什么事?」

海未「……真姬的遗体还在吗?」

穗乃果「っ!?」

希「……还在哦」

海未「……是吗」

希「犯人……为什么只把花阳的遗体给带走了……呢?」

海未「……是啊。还有到底是如何在密室中杀掉真姬的……」

希「思维好混乱……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希「……在这种时候、如果绘里亲在身边的话……」

ガチャ(开门)

希「!?」

绘里「……抱歉、我来晚了」

海未「绘里!」

海未「你没事了吗?」

绘里「嗯嗯、没事了。抱歉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希「太好了……你没事啊」

希「那么、找到亚里沙ちゃん了吗?」

绘里「……哪里都找不到」

希「既然这样我们大家一起去寻找……」

绘里「不、比起那个、大家还是都不要离开房间吧」

绘里「也许、亚里沙会突然间回来也说不定」

希「…………」

绘里「虽然、我想大家状态也许不是很好、不过我们稍微转换下心情吧」

绘里「是啊……我们来聊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情吧?」

小鸟「…………」

穗乃果「最近发生的事、是指穗乃果、在全校集会上以学生会长的身份演讲的事?」

雪穗「诶……姐姐在大家面前演讲?」

穗乃果「为、为什么要露出一副不安的表情啊」

雪穗「不、因为那可是姐姐……」

穗乃果「啊—!雪穗真过分!」

绘里「嘛嘛、穗乃果可是做的很不错哦」

穗乃果「绘里ちゃん!」

绘里「不过……之后好像就不行了」

穗乃果「……诶?」

海未「……你在校长发表演讲的时候睡着了吧」

希「之后被老师发现、并被狠狠地臭骂了一顿呢」

雪穗「姐姐……」ハァ(叹气)

穗乃果「吵……吵死了」

穗乃果「但、但是、那个时候因为太疲惫了……」

海未「才不是但是!那个时候大家同样都很疲惫啊」

穗乃果「是……」シュン(低头)

穗乃果「……对了、那个时候讲话的内容是什么?」

绘里「是啊……音乐老师要结婚了啊、市里要举办祭典啊、还有猫的虐待事件增加了啊什么的」

希「难道、这些你全部都睡过去了?」

穗乃果「啊、啊哈哈……」

海未「真是的……你简直是……」



———
——

绘里「那么、我要关灯咯」

穗乃果「好—的」

パチン(关灯声)

希「(海未ちゃん)」

海未「(怎么了、希)」

小鸟「(你找海未ちゃん有什么事吗?)」

希「(あはは、请稍微忍耐一下、小鸟ちゃん)」

希「(呐海未ちゃん、绘里亲、为什么会把亚里沙的事放在一边呢)」

海未「(是啊。而且、也没有和我们说关于信的事……)」

海未「(我想、也许是因为那封信上写了什么)」

希「我们不知道的情报……吗。既然如此明天、虽然有些强硬但还是逼问一下她比较好」

海未「(……说的也是。我们也不能、再这样继续等下去了)」

希「(好、那就决定了。既然这样我们就快睡吧。晚安、海未ちゃん)」

海未「(好的、晚安、希)」



———
——


ユサユサユサ(轻摇)

「…………希」

希「…………嗯っ」

「…………希」

希「……再让我睡5分钟」

「…………来、希」

希「むぅ……是谁啊」

海未「快起来、希」

希「……海未ちゃん?」

海未「……你终于醒了」

希「啊、嗯……早上好」

希「唉、这不是还没天亮吗……到底怎么了?」

海未「……不见了」

希「……不见了?什么意思?」

海未「……你静下心来听我说」

海未「绘里她……不见了」

希「怎么一回事……?」

海未「我也不知道。只是当我醒来后、就没有看到绘里的身影……」

希「那怎么……」ガバッ

希「……可能」

海未「绘里到底去了哪里……」

希「……被子里都没有热气了」サワッ(摸)

希「……看来绘里出门、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海未「……我们要去找找看吗?」

希「说的也是。我们尽可能在她们三个醒来前找到绘里亲吧」

海未「好的、我们走吧」

希「等等、为了不让别人进来、要把门锁好才行」

希「……钥匙在桌子上啊」ガサッ(捡起)

希「那么、我们走吧」

海未「好的」

ガチャ(开门)

キィ(拉门)

希「我们去哪里开始找?」

海未「……首先、从大家的房间开始找起吧」

パタン(关上门)

ガチャ



———
——


希「……哪里都找不到啊」

海未「是啊……大家的房间、空房间、还有厨房……除了上了锁的地方其他都找遍了」

希「绘里亲到底去了哪里」

希「至少、也应该告诉我们一声啊……」

海未「……希」

海未「我们、先回客厅吧」

希「……说的也是。客厅里的三人也很让人担心」

スタスタスタ(走路声)

希「……希望你能平安无事、绘里亲」ボソッ(自言自语)

ガチャッ(开门)

キィ

海未「我有些疲惫了……」

穗乃果「…………」

海未「穗乃果?原来你醒了啊?」

希「穗乃果ちゃん这么早起床真是少见呢」

穗乃果「…………呐」

穗乃果「你们、去哪里了?」

海未「诶?」

穗乃果「在这种深夜里……你们跑出房间……」

希「穗乃果ちゃん……?」

穗乃果「你们去哪里了!?」ガッ(勒住)

海未「ぐっ……!?」

穗乃果「别装哑巴快回答我!」グググ(渐渐用力)

海未「穗、穗乃果……好难受っ……!」

希「っ!你冷静一下!」グイッ(用力拉开)

穗乃果「っ!」バッ

海未「……はぁ……はぁ」(喘气)

希「突然之间你怎么了?」

穗乃果「…………っ」ハァハァ(喘气)

海未「……关于不打招呼就出门这件事我向你道歉」

海未「我会好好向你说明理由的、所以能静下来听我说吗?」

穗乃果「……对不起」

希「…………」

雪穗「嗯……发生什么事了?」

小鸟「海未ちゃん……?」

海未「……大家都醒了啊」

海未「希」

希「我明白的。伙伴间不能有所隐瞒」

希「你们三个、希望能静下来听我说」

希「绘里亲她不见了」

穗乃果「诶……?」

雪穗「怎么会……」

小鸟「…………」

海未「深夜里我们醒来的时候、发现她不见了」

海未「之后我和希一起在馆中搜索了一遍、但是没有找到……」

穗乃果「那么、难道说掉进了海里……」

海未「……还不能就那样轻易下结论」

海未「也有可能、只是出了这幢别墅」

希「线索、只有那封信……吗」

海未「是的」

海未「但是、这个暗号我们怎么也……」

希「…………「π」吗」

海未「诶?」

希「海未ちゃん、圆周率你能记到多少位?」

海未「えっと、30之前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希「能给我们写下来吗、到第23位就够了」

海未「好的」サラサラ(沙沙)

「3.1415926535897932384626」

海未「这样就可以了吗?」

希「嗯嗯、谢谢」

雪穗「圆周率有什么问题吗?」

希「解读暗号是必须的」

海未「……怎么一回事」

希「之前我就一直在想、这恐怕是凯撒密码吧」

海未「凯撒密码?」

希「是的。按照数字的大小将文字前后移动……比如、「か」和「3」组合、将其向前移动3位就是「う」」(详情请参照五十音图)

希「而这次、圆周率应该也表示的是移动的数字」

希「把暗号上的「つはのきひもいふおげきう。あいまへぬをづりふけの。」按照对应的圆周率的数字进行组合的话……」

つ は の き ひ も い ふ お げ き う。
3 1 4 1 5 9 2 6 5 3 5 8

あ い ま へ ぬ を づ り ふ け の。
9 7 9 3 2 3 8 4 6 2 6

希「就变成了这样」

希「第一个字是「つ」和「3」、也就是「そ」」

希「第二个字是「は」和「1」、也就是「の」」

希「第三个字是「の」和「4」、也就是「な」」

希「按着这个顺序依次往下推导……」

希「「そ」「の」「な」「か」「に」「は」「ん」「に」「ん」「が」「い」「る」」

希「「犯人在你们之中」……?」

穗乃果「诶?」

雪穗「……!」

小鸟「ひっ!?」

海未「怎么会……」

穗乃果「你们之中……那也就是说……!」

雪穗「我们……之中吗?」

小鸟「ぁ……不要っ……!」

海未「大、大家冷静一点!」

希「…………」

希「没想到、写的居然会是这样的内容」

希「……看来之后的文章、不解读会更好」

希「「犯人在你们之中」……这到底是在指谁……」

希「…………?」

希「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看着我……?」

希「…………!」

希「难、难道大家在怀疑我是犯人?」

希「就因为……我不是大家的青梅竹马?」

穗乃果「…………」

希「不是的!我不是犯人!」

雪穗「……妮可前辈在死的时候、希前辈一直待在她门口吧」

希「……那又、怎么了」

雪穗「其实是故意装作一副担心的样子、实际上是想要逼迫妮可前辈自杀吧?」

希「逼迫自杀……那种事怎么可能轻易就能办到!」

希「为什么你们不能冷静地思考一下呢!?」

雪穗「不仅是那样!」

雪穗「希前辈是什么时候拿到真姬前辈的手机的?」

希「那是……」

雪穗「是在妮可前辈房间前等待的时候吧?」

希「…………」

雪穗「其实是装作要劝说妮可前辈的样子、实际上要去毁灭杀掉真姬前辈时所留下的证据吧」

希「不是的!我只是想、这也许能成为解决事件的线索什么的……」

雪穗「那为什么要删除掉真姬前辈手机上的记录!」

希「那种事情我不知道!而且如果我是犯人的话早就把手机给扔掉了吧!」

雪穗「你那样做只是想要取得我们的信任吧!?」

希「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啊!」

希「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

雪穗「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希前辈才是最让人感到奇怪的」

穗乃果「……就是、雪穗、海未ちゃん和小鸟ちゃん……才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希「……难道我、就会做吗?」

穗乃果「…………」

雪穗「看来不会错了……呢」

希「什么……不会错了啊……」

雪穗「犯人就是——」



海未「你们都适合而止一些!」

雪穗「っ!?」

海未「为什么你们会这样轻易把别人当做犯人!」

海未「至今为止希她可是为了保护我们大家而一直在努力啊!?」

海未「明明是这样为什么你们会认为她是犯人!」

海未「如果说奇怪的话、大家都一定吧!」

穗乃果「…………」

海未「拜托你们了……希望你们能对同伴更信任一点」

海未「我们现在、并不是相互闹不和的时候啊」

希「海未ちゃん……」

雪穗「但、但是……亚里沙她……」

海未「「你们之间」也许指的是其他方面」

海未「或者说、也有可能是亚里沙她弄错了」

海未「不管怎样、把希当做犯人这种行为一定是不对的」

雪穗「……っ」

海未「你们明白了吗?」

雪穗「……是的」

雪穗「但是、有一句话我要事先说一下」

雪穗「如果有人想要加害于姐姐、我是绝对不是原谅的」

穗乃果「雪穗……」

雪穗「我一定会、保护好姐姐的」

穗乃果「……不对哦」

雪穗「诶?」

穗乃果「是穗乃果、会保护雪穗的」

雪穗「……不需要那样做哦」

穗乃果「不不、一定要这样做」

穗乃果「因为、穗乃果是雪穗的姐姐嘛」

雪穗「…………」

穗乃果「虽然、和海未ちゃん比起来我并没有那么可靠、但是在关键时刻穗乃果是不会退缩的哦?」

穗乃果「所以……雪穗不需要那么逞强哦」

雪穗「…………っ」

穗乃果「刚才很抱歉、海未ちゃん、希ちゃん」

穗乃果「穗乃果好像也有些神经质了」

海未「……没关系。在这样情况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希「我也是、刚才对你们怒吼对不起」

穗乃果「不不、穗乃果也是把希ちゃん当做犯人很对不起」

穗乃果「ほら、雪穗也来」

雪穗「…………对不起」

希「如果明白了就好」

海未「这件事就算解决了……吧」

小鸟「……海未ちゃん」

海未「怎么了、小鸟?」

小鸟「小鸟、还有些困所以希望海未ちゃん能陪我睡」

海未「……刚才的那些话、你没有什么想法吗?」

小鸟「小鸟不懂太复杂的话题嘛」

小鸟「えへへ、我们快点睡觉吧」ギュッ(抱)

海未「……真是的、你简直」クスッ

希「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呢」

雪穗「这句话对小鸟前辈太失礼了哦」フフッ(笑)

穗乃果「ふふ、但是太好了呢。大家又一次重归于好……」

ナキタイトーモアルヨー(もうひとりじゃないよ的铃声)

海未「っ!?」

小鸟「ひっ!?」

希「这难道是……穗乃果ちゃん的……!?」

穗乃果「……不是的、不是穗乃果」

穗乃果「因为……这是……」

雪穗「…………」カチッ(翻开手机)

From:Unknown
Subject:第五人
内容:
高坂雪穗即将死亡

雪穗「……我、吗」

穗乃果「怎么会……!」

海未「っ……到底要杀多少……才会罢休啊……!」

雪穗「…………っ」ブルブル(颤抖)

穗乃果「雪穗……」ギュッ(抱住)

雪穗「姐……姐……」

穗乃果「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雪穗「っ……ぁ……」ポロポロ(哭泣)

希「…………各位、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们能仔细听我说」

海未「希?」

希「今后不准个人单独行动」

希「无论何时都一定要团队行动」

雪穗「……但是」

希「没有但是」

希「独自一人时一定是会被杀掉的」

希「我绝不会、再让牺牲者出现了」

海未「希」

希「……我明白的」

希「……虽然对你们三个人来说很难受、但是推理的时候也希望大家都能在场」

希「……可以吗?」

穗乃果「……当然」

穗乃果「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在依靠希ちゃん和海未ちゃん」

穗乃果「穗乃果们、也不能总是逃避了」

雪穗「……以后、我们也不会再说那种话了」

小鸟「…………」

希「谢谢大家」

希「虽然、我想说这些全部交给我一人也没问题、但是」

海未「……请不要太过冲动」

海未「希已经十分的努力了」

希「……嗯」

希「那么、我们快点开始推理吧」

希「首先是关于这次的邮件、大家有什么感到在意的事吗?」

穗乃果「感到在意的事?」

雪穗「……人数、吗?」

希「是的。第五人也就是说……」

海未「绘里和亚里沙还活着……?」

希「嗯、大概是这样……吧」

小鸟「怎么一回事?」

海未「至今为止被杀的有「花阳」、「凛」、「真姬」、「妮可」」

海未「如果绘里和亚里沙都已经被杀了的话、雪穗所收到的邮件上应该是「第七人」才对」

海未「也就是说、绘里和亚里沙现在依然还活着」

雪穗「但是……也有可能是犯人在撒谎也说不定」

海未「说的也是……但是、我想那种可能性应该很低」

雪穗「为什么?」

希「那封信……吗」

海未「是的」

海未「绘里是在看到了亚里沙的信后才跑出去的」

海未「虽然我们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一定是因为有什么确定的事实所以才行动的吧」

海未「想要偶然遇见深夜里出门去的绘里并杀掉她应该很难」

雪穗「那么、从留下这封信这个立场来看亚里沙她……现在也没事是吗?」

海未「是的、就是那样」

希「虽然……只能说是也许」

海未「……是啊。但是、如果她们还活着、那么应该会知道些什么」

雪穗「嗯……因为封信的内容就好像是知道犯人是谁一样」

希「如果是这样、那么应该也知道杀掉大家的方法吧」

海未「除妮可以外的……三人呢」

穗乃果「…………」

雪穗「果然、没有万能钥匙是办不到的」

海未「但是……可能持有万能钥匙的只有真姬而已」

海未「那个真姬……却已经被犯人杀掉了」

雪穗「但是……」

希「……共犯」ボソッ(自言自语)

海未「诶?」
海未「希……那句话是」

希「……如果真姬ちゃん有共犯的话、那么就有可能了」

穗乃果「但、但是、真姬ちゃん她……」

希「也许是被同伴给背叛了吧」

海未「……确实、有那种可能」

海未「但是、那样依然存在一个疑问」

希「什么疑问?」

海未「如果犯人的目的是要杀掉大家、那么为什么只杀掉了真姬?」

希「……确实、那个时候明明应该可以同时杀掉绘里亲和小妮可的」

海未「而且、如果是共犯的话那么没有杀掉真姬的理由」

希「……说的也是啊」

希「果然、不管怎么思考都仅仅只是想象」

希「如果能有一丝丝线索的话……」

希「啊啊真是的、犯人到底是什么目的啊!」

海未「…………」

雪穗「…………」

小鸟「…………」

グゥゥゥゥゥ(肚子咕咕叫)

海未「…………」チラッ(一瞥)

穗乃果「……あ、あはは」

海未「穗乃果、小鸟、你们……」

雪穗「……抱歉我家姐姐给大家添麻烦了」

小鸟「小、小鸟才没有错嘛」

希「……ふふっ(轻声笑)、嘛嘛」

希「即使这样勉强想来想去、也不会想出什么好办法啦」

希「为了转换转换心情、我们去吃饭吧」

穗乃果「嗯……但是、没关系吗?」

希「大家一起行动的话就没关系」

希「而且、不管怎么说我们也不能一直待在房间里啊」

海未「说的也是啊……为了以防万一、大家一起做饭吧」

希「是啊……雪穗ちゃん也、来和大家一起做饭吧?」

スタスタスタ(走路声)

希「(呐、海未ちゃん)」

海未「(……什么事?)」

希「(海未ちゃん……是不是看不起我了?)」

海未「……我认为、你的行动是正确的哦」

希「是吗……谢谢啊」



———
——

————食堂前

ガラガラガラ(料理声)

穗乃果「话说回来、没有到这里居然有嘎嘎响的东西哎……好厉害啊」

雪穗「姐姐……你太丢人了啦、这叫配膳台」

穗乃果「あはは、抱歉」

海未「话说回来、这种东西你应该见过吧」

穗乃果「是、是吗」

希「…………」

希(料理中谁也没有做出奇怪的动作)

希(因此、在料理中下毒是不可能的)

希(餐具也全部重新清洗了一遍……)

希(……真是的、我也真是差劲的人啊)

希(在说了那种话之后、我居然还在怀疑大家)

希(那封信的后续内容……用相同的方法解读之后、就是「晚上来岛上小屋」)

希(大概、亚里沙想要向绘里传达什么事情吧)

希(所以、如果这个信息被犯人知道了的话、那两人的所在之处就会被发现)

希(因此、我刚才没有说出后半部分的内容)

希(绘里亲在见到亚里沙之后、一定会想办法为我们留下一些有用的信息)

希(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好……雪穗ちゃん)

希(虽然保护同时被怀疑着的大家这件事……我自己也感到有些矛盾)

希(但是、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希(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死去了)

ガチャ

海未「那么、都把自己的料理端过去吧」

穗乃果「雪穗、要我帮你把料理端过去吗?」

雪穗「虽然那么说、但姐姐你一定会半路洒在地上的吧」

雪穗「我自己端过去就可以了啦」

穗乃果「怎么这样……」

小鸟「……海未ちゃん的料理」

海未「我可以自己端过去、没关系的」

小鸟「……むぅ」(撅起嘴)

希「ふふ(轻声笑)、大家看起来很开心哪」

希(明明都很害怕、但大家为了不让其他人不安都在努力着)

希(大家真的都是好孩子啊)

穗乃果「话说回来……为什么食堂里会有人偶娃娃这样的装饰品呢?」

雪穗「难道、不是在有钱人之间比较流行吗?」

希(人偶……吗。确实好像有很多法国的人偶……)

希(咦、那是什么、从人偶的中间……延伸出一条黑色的线……)

希(渐渐地……延伸到……!)

雪穗「话说回来、果然看起来好好吃呢」カチャン(料理放在桌上的声音)

海未「因为是大家一起做的、当然很好吃啦」

希「っ!?雪穗ちゃん!不要移动那个椅子!」ダッ(冲过去)

雪穗「诶っ?」スッ(推动)

ピン(发射声)

ピュッ(呼声)



ぐヂュ(射中声)

ピチャッ(冒血声)

雪穗「ぁ……ぁ……」

穗乃果「诶……?」

海未「什っ!?」

小鸟「…………っ」

雪穗「为……什么……」

雪穗「为什么……要保护我啊……」

雪穗「希前辈……!」

希 ポタポタ(血滴声)

希「ふふ(微微笑)……预告不按常理来了啊……真是……活该啊……」

雪穗「希前辈……为什么……」

雪穗「我曾经……把希前辈……当做犯人……」

雪穗「即便这样……为什么!」

希「……因为我……厌倦了啊」

雪穗「诶……?」

希「在自己的身边、大家都不断死去」

希「我厌倦了那个……谁也无法拯救的……没有用的自己」

海未「……没想到居然会从弩枪中发射出来箭矢」

海未「希、我现在马上给你止血!」

希「……已经够了、我自己最清楚……我已经……没救了」

海未「但是っ!」

希「……抱歉啊、海未ちゃん。我……好像……就要……到此……为止了」

海未「…………っ」

希「大家……就拜托给……你……了」

在大家的注视下、希就像入睡一般渐渐地停止了呼吸。

胸前被一根锋利的箭矢所刺中、绽放出一朵美丽的血色蔷薇。

但是、不知道是因为成功保护了雪穗、还是因为成功打乱了犯人的预告计划、她的嘴角稍微绽现出一丝丝微笑。

海未「希……」

小鸟「…………っ」ギュッ(抱紧海未)

雪穗「都是……我的错……」

雪穗「如果我能够更振作一点的话……希前辈就不会……っ」

雪穗「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雪穗「对不起、对不起!」ポロポロ(大哭)

穗乃果「雪穗……」

雪穗「姐……ぐすっ(抽泣)……姐」

雪穗「我……我……っ」

穗乃果「……对不起」ギュッ(抱住)

雪穗「…………ぁ」グスッ(抽泣)

海未「…………」

海未「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穗乃果「但是——」

海未「这里太危险了」

海未「……我们不能让希白白牺牲」

海未「明白了吗?」

穗乃果「…………嗯」

穗乃果「雪穗……你能站起来吗?」

雪穗「ひぐっ……嗯……っ」

穗乃果「来、抓着穗乃果」

雪穗 ギュッ

穗乃果「我们要回客厅吗?」

海未「……不、既然这里设置了陷阱、那么那边可能也并不安全」

海未「去我的房间吧」

穗乃果「……说的也是」

海未「……在那之前」

スタスタスタ(轻轻走到希身旁)

海未 スッ(拿起)

海未「抱歉、希」

海未「也许里面会有什么线索……所以真姬的手机、借我用一下」



———
——



————海未的房间

ガチャリ

キィ

海未「……我去给你们准备饮料、大家先休息下吧」

穗乃果「嗯……谢谢」

穗乃果「来、雪穗」

雪穗「……ぐすっ」

小鸟「…………」

コトン

海未「饮料只剩下茶水了、应该没问题吧」

海未「你冷静下来了吗、雪穗?」

雪穗「嗯……谢谢」

穗乃果「真的没事了吗?不要勉强自己……」

雪穗「嗯嗯、真的已经没事了」

雪穗「因为不管再怎么哭泣……希前辈也不会复活过来了」

雪穗「而且……我已经知道、这次事件的犯人是谁了」

穗乃果「诶?」

海未「什っ!?」

小鸟「…………」

穗乃果「你知道……犯人是谁了?」

雪穗「……嗯」

海未「是谁?」

雪穗「……你们还不明白吗?」

海未「诶?」

雪穗「……抱歉、我语气有些重了」

雪穗「……我不会原谅、那个杀掉希前辈……还有大家的犯人」

雪穗「即使……她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雪穗「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亚里沙!」

穗乃果「雪穗、你到底再说什么……?」

海未「是啊、亚里沙不可能是犯人」

雪穗「……可能的」

海未「有什么、根据吗?」

雪穗「……就是那个为了杀掉我而设置的机关」

穗乃果「怎么一回事?」

雪穗「我们、是按照希前辈的提案一起行动的吧」

雪穗「最后一次吃饭的时间、是绘里前辈也在的时候」

雪穗「从那之后到吃早饭之间、我们之间的每一个人、都不可能去食堂设置机关」

雪穗「也就是说、亚里沙所留下的信息全部都是骗人的」

海未「但、但是、只凭那些就断定亚里沙是犯人实在是……」

雪穗「你清醒一点海未前辈!」

雪穗「其实你应该早就明白了的吧!?」

雪穗「然而只是因为不愿意相信吧!?」

雪穗「这座岛上除了我们可是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存在!?」

雪穗「花阳前辈、凛前辈、真姬前辈、妮可前辈……还有希前辈大家都死了」

雪穗「而且犯人也并不是我们」

雪穗「既然那样、犯人就只可能是亚里沙或是绘里前辈了!」

雪穗「就是那样……如果绘里前辈是共犯的话、那么真姬前辈会被杀也就能解释得通了」

雪穗「因为如果犯人就在同一个房间的话、那样就根本算不上是密室了」

海未「……确实那样能解释通。但是……」

雪穗「但是、什么?」

雪穗「不要说什么「亚里沙不是会做那种事的孩子」这种话哦?」

雪穗「如果你们觉得不对的话、就解释一下看看啊」

雪穗「犯人是谁、而她又是怎样杀掉大家的啊」

海未「…………っ」

雪穗「如果亚里沙袭击过来的话、即使是错杀、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亚里沙」

雪穗「为了保护好姐姐……也为了替大家报仇」

穗乃果「雪穗……」

雪穗「海未前辈、你会怎么做?」

雪穗「如果亚里沙袭击过来的话、你会毫不犹豫地杀掉她吗?」

雪穗「你敢成为杀人犯吗?」

海未「…………我、我……」

小鸟「会的哦」

海未「诶?」

小鸟「海未ちゃん会杀掉亚里沙ちゃん的哦」

小鸟「因为、海未ちゃん要保护小鸟的嘛」海未「太、太狡猾了……了吧……小鸟……」

海未「我把……亚里沙……」

海未「…………」

小鸟「……放心吧、海未ちゃん」

海未「……诶?」

小鸟「因为海未ちゃん太温柔了嘛、所以呢……」

小鸟「如果海未ちゃん做不到的话、小鸟会帮你杀掉亚里沙ちゃん的」

小鸟「虽然、小鸟可能会因为杀人的罪恶感、而变得很奇怪」

海未「小、小鸟……你……!」

小鸟「ふふっ」(微笑)

小鸟「海未ちゃん……海未ちゃん……」ぎゅッ(蹭)

小鸟「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即使是关系亲近的一个女孩子、海未ちゃん也是能够轻易杀掉的吧?」

海未「小、小鸟……」

小鸟「呐、海未ちゃん……拜托你啦」

海未「っ!?」

海未「太、太狡猾了……了吧……小鸟……」

海未「我把……亚里沙……」

海未「…………」

小鸟「……放心吧、海未ちゃん」

海未「……诶?」

小鸟「因为海未ちゃん太温柔了嘛、所以呢……」

小鸟「如果海未ちゃん做不到的话、小鸟会帮你杀掉亚里沙ちゃん的」

小鸟「虽然、小鸟可能会因为杀人的罪恶感、而变得很奇怪」

海未「小、小鸟……你……!」

小鸟「ふふっ」(微笑)

小鸟「海未ちゃん……海未ちゃん……」ぎゅッ(蹭)

穗乃果「……这样、太奇怪了吧?」

穗乃果「我们……大家明明之前关系那么好」

穗乃果「但是……现在却要杀掉对方……」

雪穗「……那么、难道要我们老老实实被杀掉吗?」

穗乃果「那是……」

雪穗「……放心好了、我一定会保护好姐姐的」

雪穗「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哦」

穗乃果「…………っ」

穗乃果「抱歉……我去下洗手间……」

スタスタスタ

パタン

雪穗「……不管怎样我们必须要掌握那两个人的位置」

雪穗「海未前辈有什么好主意吗?」

海未「……没有」

雪穗「是啊、我们什么线索也没有」

雪穗「但是、我想她们一定藏匿在别墅中的某个地方」

海未「……但是、我在和希搜索绘里的时候、别墅中没有任何人哦?」

雪穗「一定是在那些上了锁的房间里」

雪穗「如果我们事先把钥匙从房间里拿出来就好了」

海未「是……啊」

海未「…………」

海未「雪穗、你真的没关系吗?」

雪穗「为什么这么说?」

海未「把亚里沙……她……」

雪穗「…………」

雪穗「……怎么可能、会没关系啊」

雪穗「杀人明明是那么恐怖的一件事……而且还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海未「…………」

雪穗「但是、我不做的话……姐姐她会……!」

雪穗「那种事我绝对不要!」

海未「雪穗……原来你是那么关心穗乃果……」

雪穗「……虽然我们经常吵架、但是她、可是我唯一的姐姐」

雪穗「所以……不管是做什么我一定要保——」

穗乃果「いや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

ドコドコ(咚咚响)

バタン(哐当)

雪穗「姐姐!?」

海未「穗、穗乃果!?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那么慌张……」

穗乃果「啊……啊……!」

海未「穗乃果?」

穗乃果「不要っ!」バシッ

海未「っ!?」

穗乃果「はぁ……はぁ……」(喘气)

ガチャリ

キィ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タタタタ(跑开)

雪穗「姐姐!?你要去哪里!?」

海未「等等!穗乃果!」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追赶)

バタン(关门)

ガチャリ(上锁)

雪穗「在房间里!?」

海未「くっ……穗乃果!发生什么事了!」ドンドンドンドン(敲门声)

雪穗「姐姐、你出来啊!」

穗乃果「不要!」

海未「之前的大家都是因为待在自己房间才死掉的啊!?」

雪穗「是啊、大家待在一起更安全啊!」

穗乃果「嘴上那么说、其实你们是想让穗乃果放松警惕后再杀掉吧!?」

雪穗「不是的!我绝对不会做那种事!」

雪穗「为什么你不愿意相信我呢!?」

穗乃果「吵死了!快走开啊!!」

雪穗「姐姐……」

海未「…………」

海未「雪穗、我们先回房间去吧」

雪穗「不要!如果那样的话、姐姐她会!」

海未「但是如果我们一直待在这里、只会把穗乃果逼入绝境」

雪穗「但、但是!」

海未「难道你忘了……被逼入绝境的人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了吗?」

雪穗「っ!?」

雪穗「……我、明白了」

海未「……谢谢」

海未「穗乃果……虽然我想你应该明白、但是若有除我们以外的人来、请千万不要开门」

海未「还有、这一点请务必记住」

海未「我……还有雪穗和小鸟……大家都很在乎你」

海未「所以——」

穗乃果「与我无关!!」

海未「穗乃果……」

海未「…………」

海未「……我们回房间吧」

雪穗「……嗯」

スタスタスタ(离开)

————海未的房间

海未「…………」

雪穗「…………」

小鸟「…………」

海未「……虽然我之前那样说、但真的是对的吗」

海未「如果穗乃果一直这样在房间中待下去的话……应该不会收到伤害」

海未「但是……大家都是那样死去的……」

海未「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们也不能强行闯进去……」

雪穗「…………」

雪穗「海未前辈」

海未「什么事?」

雪穗「果然、我还是要回到姐姐身边去」

海未「但是……」

雪穗「我明白、我的话也许传达不到姐姐身边」

雪穗「也许、还会产生反效果」

雪穗「但是、即便这样、我还是不想让姐姐一个人待着」

雪穗「我想要待在姐姐身边」

海未「雪穗……」

海未「……我明白了」

海未「穗乃果……就拜托你了」

雪穗「……好的」

海未「我打算、再去搜索一遍别墅内部」

海未「小鸟你……」

小鸟「小鸟要和海未ちゃん在一起哦」

海未「……我明白了」

海未「雪穗、这个你拿着」

雪穗「这是……小刀?」

海未「是的」

海未「本来……我是不想让你拿这种东西的……」

雪穗「…………谢谢」

海未「穗乃果……就拜托你了」

海未「请小心」

雪穗「……好的」

雪穗「那么、因为很担心姐姐所以我先走了」

海未「嗯、我在准备完成后也马上开始行动」

スタスタスタ

カチャリ

キィ

パタン

海未「……小鸟、你准备好了吗?」

小鸟「嗯、好了哦」

海未「那么——」

トードーケーマホウーエガオノマホウー(まほうつかいはじめました!的铃声)

海未「诶!?」

小鸟「ひっ!?」

小鸟「海、海海海未的手机っ!?」

海未「……不是的、这是……」

海未「真姬的……手机」

海未「…………」カチリ(打开手机)

From:妈妈
Subject:情况怎样?
内容:
因为很担心你有没有和大家一起愉快的相处、所以就给你发这封邮件♪

海未「……这、好像是真姬的妈妈发来的邮件」

小鸟「嗯……不过为什么能发过来呢」

海未「不知道。但是、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小鸟「嗯……」

海未「……算了、再怎么思考也无济于事」

海未「小鸟、我们——」

雪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未「っ!?」

海未「刚才的……声音是……」

小鸟「雪穗……ちゃん」

海未「……小鸟、快躲在我身后」

小鸟「……嗯」

スタスタスタ

海未「…………」

グチュ グチュ(咔嚓咔嚓)

「……!……!」

海未「这是……什么声音」

小鸟「…………」

海未「我要开门了」

キィ

打开门后、她们看到的是一副凄惨的场景。

「姐姐」将曾经发誓要保护好「姐姐」的「妹妹」以乘马的姿势骑在身上、并不断地向下挥舞着手中的刀刃。

身上地衣物被血迹染红、却依然一边骂出诅咒的话语、一边反复地向下刺去。

就好像要将几百年来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一般。

穗乃果「去死!去死!」グチュグチュ(咔嚓咔嚓)

海未「穗乃果……你在……做什么……」

小鸟「ひっ……!?」

穗乃果「去死!」グチュリ(咔嚓)

海未「っ……穗乃果!快住手!」ガシッ(阻止)

穗乃果「放开我!!!!!!!!!!!!!!!!!!」

穗乃果「这家伙!这家伙!!」

海未「っ……はっ!」グイッ(推开)

カランカラン(摔倒在地上)

穗乃果「はぁ……はぁ……」(喘气)

海未「……你冷静一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穗乃果「……ふふっ」

穗乃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未「っ!?」

穗乃果「我成功了耶、海未ちゃん!」

海未「什么……成功了?」

穗乃果「我把她杀掉了哦!犯人!」

穗乃果「我为大家报仇啦!!」

海未「犯人……难道说……」

穗乃果「对、就是她」ニコッ(笑)穗乃果「完全被她骗了啊、居然一点都没怀疑起来」

穗乃果「还说要保护穗乃果那种骗人的话……死有余辜、哈哈っ」

小鸟「海未……ちゃ……ん」ブルッ(颤抖)

海未「……你真的、认为雪穗是犯人吗?」

穗乃果「嗯、当然了。所以你们两个、放心吧」

穗乃果「她已经被我杀掉了所以不用担心了」

穗乃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鸟「…………」



…………ギ

海未「……小鸟、你带穗乃果去把身体清洗一下」

海未「不能让穗乃果总是这个全身沾满血迹的样子」

小鸟「嗯、海未ちゃん呢?」

海未「我去客厅给你们拿换洗衣物」

小鸟「但、但是……那里的机关呢?」

海未「如果雪穗是犯人的话、那么她是没有时间去设置机关的」

海未「放心吧、我马上就会过去」

海未「这期间、穗乃果就拜托你了」

小鸟「……嗯」

海未「……顺便、这把刀我就没收了」スチャ(捡起)

スタスタスタ(海未离开)

スタスタスタ(脚步声)

海未「……我记得、衣服好像是在这边」

海未「…………」

海未「っ!?」

海未「你是……!」

小鸟「……穗乃果ちゃん、我们先回房间吧?」

穗乃果「啊哈哈……哈哈っ」

小鸟「…………っ」

小鸟「小鸟、先进去沐浴了哦……」

スタスタスタ(离开)

ザァァァァァァ(脱衣物)

小鸟「……为什么穗乃果会做那种事?」

小鸟「好像是在真姬ちゃん的手机收到短信的同时、发生的吧……」

小鸟「…………」

小鸟「话说回来、真姬ちゃん的手机铃声是妮可ちゃん的歌曲吧」

小鸟「那样的话、那个时候听到的真姬ちゃん的歌曲难道是……妮可ちゃん的手机铃声?」

小鸟「要赶快告诉海未ちゃん才行……」

小鸟「……咦?」

小鸟「那样的话……为什么那个时候——」

ワンデーインザレーインワンデーインザシャイン(Someday of my life铃声)

小鸟「っ!?」

小鸟「刚、刚才那是……」

タタタタ(走路声)

小鸟「穗乃果ちゃん!?」

穗乃果「…………」

小鸟「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穗乃果「…………」

小鸟「穗乃果……ちゃん?」

穗乃果「…………啊哈っ」カチャリ(拿出刀)

小鸟「这是……雪穗ちゃん的……小刀……」ブルッ(颤抖)

小鸟「难道说……!?」

穗乃果「……去死」ヒュッ(刺过去)

小鸟「呀っ!?」サッ(闪避)

穗乃果「去死!去死!」ヒュヒュッ(继续刺)

小鸟「不要……不要!」サッ(继续躲避)

小鸟「いゃ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ダッ(跑出去)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逃跑)

小鸟「为什么!?小鸟会被追赶!?」

小鸟「犯人不是雪穗ちゃん吗!?不是已经不需要再担心被杀了吗!?」

穗乃果「站住!!我要杀了你!!」

小鸟「ひっ!?」

小鸟「如果被抓到……一定会被杀了的……」

ガッ(门打不开)

小鸟「……诶?」

バタン(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

小鸟「ぅっ!?」

小鸟「糟、糟糕了っ——」

穗乃果「抓っ到っ你っ了」

小鸟「ぁ……ぁぁ……!?」

穗乃果「啊哈哈哈哈!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愚蠢啊!」ガシッ(抓住)

小鸟「っ……放开我……!」

穗乃果「怎么可能放开你!因为都是小鸟ちゃん你的错!」

小鸟「不是的……小鸟什么也……」

穗乃果「啊っ是吗、解释什么的现在都无所谓了」

小鸟「救救我……」

穗乃果「去死吧!」ヒュッ(刺)

小鸟「海未ちゃん!!!」



海未「は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ドカッ(撞开)

穗乃果「あぐっ」ドサッ(被撞倒)

小鸟「海未ちゃん!」

海未「准备逃了!小鸟!」

小鸟「嗯!」

穗乃果「っ……站住!别跑ぇぇぇぇぇぇぇ!!!」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追赶)

海未「っ……她追赶的好紧」

小鸟「……はぁっ……はぁっ」(喘气)

海未「……小鸟!快进那个房间!」

小鸟「嗯!」

キィ(开门)

バタン(关门)

カチャリ(上锁)

海未 ハァハァ(喘气)

小鸟 ハァハァ(喘气)

海未「……没事吧、小——」

小鸟「海未ちゃん!」ギュッ(抱紧)

小鸟「你去哪里了!?小鸟差点就被杀掉了啊!?」

小鸟「不是说过……要保护小鸟吗……」グスっ(抽泣)

海未「……对不起」

小鸟「我真的……ぐすっ……好害怕啊……」ギュゥゥ(抱紧)

海未「っ!」

小鸟「诶……?」

海未「抱歉……我有点痛……」

小鸟「怎么了……海未ちゃ……」

小鸟「…………」

小鸟「……血?」ペチャ

小鸟「海未ちゃん……你的胳膊、受伤了?」

海未「……是的」

小鸟「为、为什么?因为有机关吗?」

海未「……不是」

小鸟「那到底……为什么……」

海未「……还活着」

小鸟「诶?」

海未「她、还活着」

小鸟「你说……谁?」










海未「…………花阳」

小鸟「但是、那怎么可……」

海未「是的……如果当初她只是装死的话、一定会暴露吧」

海未「所以、花阳还有一个共犯」

小鸟「……是谁?」

海未「凛」

小鸟「凛ちゃん?」

海未「是的。凛为了让我们以为花阳已经死了而演戏给我们看」

海未「因为那个时候……直接触摸过花阳身体、并确认死亡的只有凛一个人」

海未「因此、如果花阳是犯人的话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海未「凛如果是共犯的话、那么她就会毫不犹豫地给同伙花阳开门」

海未「如果真姬收到了应该已经死掉的花阳的联络的话、也是可能会打开房门的」

海未「雪穗那时候的弩枪也是、如果是她的话就有充足的时间设置机关」

小鸟「那么……亚里沙的那封信是怎么回事?」

小鸟「「犯人就在你们之中」那个暗号?」

海未「恐怕、「你们之中」……也就是指、「别墅」中的所有人、这个意思吧」

海未「亚里沙她、一定是看到了……潜藏在别墅中的某处的花阳」

小鸟「原来是这样……所以花阳ちゃん的尸体才会消失……」

小鸟「…………」

小鸟「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

海未「……不知道」

小鸟「说的……也是啊」

小鸟「…………」クンクン(咳咳)

小鸟「呐……有没有闻到、一股烟味?」

海未「诶?」

海未「你这么一说、好像……」

海未「而且、还有些奇怪的声音……」

パチッ(燃烧声)

海未「难、难道说……!」

小鸟「海未ちゃん!你看窗户那边!」

海未「…………」スッ

海未「这是……别墅……烧着了?」

海未「小鸟、快从这里逃——」

ドンドンドンドンドンドンドンドン!!!!(砸门声)

海未「っ!?」

小鸟「ひっ!?」

穗乃果「啊哈哈哈哈哈哈!找到你们了!!」

ドンドンドンドンドンドンドンドン!!!!(砸门)

穗乃果「开门!开门啊!!快给我开门ぉぉぉぉぉぉぉぉぉぉぉぉぉぉぉ!!!!!」

小鸟「ぁ……ぁ……」ブルブル(颤抖)

海未「……小鸟、快躲在我身后」

小鸟「…………」ギュッ(抱住)

海未「……穗乃果」

ドンドンドンドン(砸门)

ガタッドゴン(砸开)

バタン!(门摔在了地上)

穗乃果「哈哈っ……你们无路可逃了!」

海未「穗乃果……犯人是花阳。你冷静下来听我们说」

穗乃果「不对!犯人就是你们两个中的其中一个!」

穗乃果「也许还是共犯!」

穗乃果「既然这样……我就只有把你们两个都杀掉了吧!?」

穗乃果「哈哈っ!」チャキ(握紧手中的刀)

海未「……っ拜托你、穗乃果、快清醒过来……」

小鸟「……海未……ちゃん」

海未「……我明白。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チャキ(握紧手中的刀)

穗乃果「看吧、果然你们是想要杀掉穗乃果!」

海未「不是那样的。拜托你、听我说……」

穗乃果「我不听!」

穗乃果「因为你们的错!大家都死了!」

穗乃果「我杀了你们!我杀了你们!!」

ゴォォォォォォ(轰隆隆)

小鸟「海未ちゃん……火已经!」

海未「くっ……难道要到此为止了吗……!」

ガタン

ボオッ(燃烧声)

海未「如果找到机会……就快逃吧」

小鸟「……嗯」

穗乃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穗乃果「去死吧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ぇ!!!!」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奔跑过来)

海未「っ!?」

小鸟「!」

ガラガラ(摇摇晃晃)

ギギギギギ(吱吱作响)

グラッ(落下声)

穗乃果「っ!?」

グシャァァァァァァァァ(砸中声)

パリィィィィィィィィィィ(啪)

穗乃果「かはっ!?」(痛苦声)

海未「穗乃果!?」

小鸟「穗乃果ちゃん!?」

海未「没想到吊灯居然落下来了……别墅中的火已经蔓延到这种地步了吗……!」

小鸟「……不、不快点……救她的话……!」

海未「……已经、不行了」

小鸟「怎么会……」

穗乃果「…………っ」パクパク(吐血)

海未「……穗乃果?」

穗乃果「ごほっ、げほっ、えぐっ」

穗乃果「…………死」

海未「诶?」

穗乃果「去…………死…………」ガクッ

海未「…………」

小鸟「海未……ちゃん」

海未「我们快逃出去吧、小鸟」

海未「再不快点的话……我们也要死在这里了」

小鸟「……嗯」

タタタタタタタタタタタタ(奔跑声)



———
——



タタタタ(奔跑声)

ギィィィィ

海未「小鸟!快!」

小鸟「嗯!」

タタタタ

小鸟「はぁ……はぁ……」

海未「はぁ……はぁ……」

小鸟「っ……海未ちゃん、别墅已经!」

海未「怎么会……」

伴随着响起的哗啦哗啦的燃烧声、一股冲天的火焰瞬间覆盖了整幢别墅。

曾经大家一起创造的点点滴滴的回忆、以及大家的遗体、都在这场大火中消失殆尽。

最终这幢别墅失去了它原有的形态、仿佛要将这些全部掩埋一般、渐渐地变得支离破碎。

ゴォォォォォォ(轰隆隆)

小鸟「别墅倒塌了……」

海未「大家也都……」

小鸟「……呐、海未ちゃん、我们今后怎么办?」

小鸟「穗乃果ちゃん……雪穗ちゃん……大家都死了……」

小鸟「我们也会就这样被杀掉吗……?」

海未「……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

海未「我一定会、保护好小鸟的」

小鸟「海未ちゃん……」

小鸟「嗯……是啊」

小鸟「只要有海未ちゃん在身边、小鸟就不会死嘛……」

小鸟「只要有海未ちゃん在的话……」ギュッ(抱住)

海未「小鸟……」

小鸟「えへへ、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

海未「是啊……为了避免遇到花阳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海未「只要等到有人来接我们……就是我们胜利了」

海未「……我们一定、要活着回去」

小鸟「……嗯」



———
——バババババ(空气震动声)

小鸟「……?什么声音?」

海未「这个声音……难道是!?」

タタタタ

海未「!小鸟!快看!」

小鸟「那个是……直升机?」

海未「是的……大概是警察来了」

海未「也许是因为有人看到了这座岛上的别墅发生了火灾、于是报了警」

海未「我们得救了、小鸟!」

小鸟「真的……吗?」

海未「是的!我们快走吧!」

タタタタ


之后、她们两人被赶来查看情况的警察用直升机救了回去。

在其中警察认真听取了她们叙述的事情经过、并为了以防万一把她们送到了医院。

海未除了手臂上的伤以外并没有其他特别明显的问题。

但是、小鸟却不同。

虽然她没有外伤、但是由于长时间积累的心理压力、以及好朋友被杀时所产生的恐怖、而患上了精神方面的疾病。

对人恐怖症——她已经、无法和其他人愉快的谈话聊天了……除了园田海未

顶一下
(29)
90.6%
踩一下
(3)
9.4%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Fate系列小说合集txt

相关喵~~~

关键字:同人文,海未,惨剧之馆,lovelive
萌喵动漫

萌喵动漫的淘宝店

萌喵动漫,有爱的小站,欢迎您常来!
如果您想找什么二次元的资源却找不到,联系我们帮您找吧,联系方式:11111200@qq.com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果侵犯您的权利,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信息:萌喵动漫--浙ICP备12019109号-1